网站升级工程进行中,期间或会有中断和不稳定的情况,请谅解,谢谢!
Vine Media
主页 | 关于我们 | 支持我们 | 联络我们 | 常见问题 | 网站连结 | 手机网站 | 设定为首页
繁體
网上电台 随想随笔 信仰见证 认识真理 音乐分享 教会讲坛 创意短片 圣经灵修 讨论区
 
陈芳龄

陈芳龄女士出生于台湾,祖籍福建省,旅居美国多年。

陈女士自幼受母亲带领,受洗成为基督徒。公元 2000年开始,以学者身份成为福音歌唱家,并巡徊许多国家举行福音音乐会,至今已逾千场,带领决志者不计其数。

:: 学历 ::    
  • 英国伦敦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 London, 获颁〔音乐院士〕
  • 美国纽约曼哈坦音乐学院, 声乐研究所──主修〔声乐演唱硕士〕
  • 美国南美以美大学圣乐研究所──主修〔圣乐指挥〕
  • 美国加州大学UCLA Extension──主修音乐/电视制作
  • 台湾东吴大学音乐系──主修〔声乐演唱〕
:: 工作经历 ::
  • 陈女士曾受邀为台湾历任5位元首演唱;
  • 她也曾经接受中国中央音乐学院,香港文化局,台湾行政院文建会,特别邀请前往中/港/台举办个人独唱会,曾担任中港台〔百人联合演唱会〕的首席独唱家。

  • 获颁中国(两岸四地)百大杰出女企业家奖(艺术文化类)
  • 曾担任中国上海〔华夏圣乐中心〕主任
  • 曾担任中国上海文化市场研究所──高级顾问
  • 曾担任33个中美合唱团的指挥
  • 曾任教于美国麻州州立学院演艺中心
  • 陈女士经常受邀请前往各国演唱,包括:美国、加拿大、巴西、阿根廷、中国、台湾、香港、日本、韩国、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纽西兰。
陈女士曾经担任许多媒体的音乐制作人
美国新泽西州电视台、美国麻州电台、美国佳音社、香港电台、香港远东广播公司、挪威救恩之声传播中心、台湾中华电视公司、台湾中国电视公司、台湾台视公司、台湾民视公司、好消息电视公司、台湾中广公司、台湾佳音广播电台、台湾幼狮广播电台。

  :: 服事经历 ::
  • 陈女士曾经出版发行5张圣乐演唱专辑:〔心灵颂赞〕2 辑、〔歌中之歌〕2 辑、〔抉择〕福音影片
  • 担任香港〔葡萄园福音传媒〕Vine Media的专栏作家兼顾问
  • 曾担任台湾〔国际基甸会〕大学校园福音事工的特约讲员
  • 曾担任台湾〔更生团契〕监狱事工的特约讲员
  • 曾担任台湾〔晨曦会〕戒毒事工的特约讲员
  • 曾担任台湾〔国际读经会〕的特约讲员
  • 曾任教于:香港圣乐学院、泰国曼谷浸信会神学院、中国广东协和神学院、中国潮州神学院
  • 帮助中国各地教会作圣乐培训,也在许多省市举行过不计其数的福音音乐布道会
陈女士曾经帮助过许多公益团体,作慈善音乐会,包括 :
  • 中国汶川大地震募款音乐会(在泰国曼谷市举办演唱会)
  • 台湾 921 大地震募款音乐会(在台北、香港、美国举办演唱会)
  • 台湾罕见疾病基金会募款音乐会(在台北国家音乐厅举办演唱会)
  • 美国音乐关怀协会(在美国举办多场场演唱会)
  • 台湾更生团契(关怀监狱受刑人演唱会)
  • 台湾周大观癌病基金会(义演)
  • 台湾伊甸残障慈善基金会(义演)
------------------------------
陈芳龄姐妹于本网站的音乐分享:心灵颂赞
Bookmark and Share  
  主页 » 随想随笔 » 陈芳龄 » 蒙召的人(一)

  蒙召的人(一) (陈芳龄)
其他文章

我在16岁那一年,第一次领受〔蒙召〕的经历。当时,我是个对人生充满理想和抱负的年轻人,可是,在现实生活里,我却完全没有任何资源可以支持我,成就我的愿望。

我祖父曾经创立过庞大的家业,却糊里糊涂的帮商业友人〔作保〕,结果不但赔上家业,还让众子孙跟着尝尽苦头!本来门庭若市的祖家,突然变成了债权人争产的 目标,大部份相熟的亲戚邻里也在一夜之间尽成了陌路人,当时的生活环境简直是逼人陷于绝望!就在那时,我母亲第一次听见主耶稣的呼召,于是坚决抵挡长辈亲 戚的非议,勇敢的带领我们众小孩进了教会,并且受洗成为基督徒,从此我的人生才出现了一线希望的曙光。 

我在教会中安然渡过人生的低谷,而且我在参与唱诗班的服事当中发现了自己对音乐的热爱,但是直到我第一次蒙受圣灵的膏抹时,才真正领受了从神而来的〔恩赐〕:声音。这段〔与神相遇〕的经历,我曾写在本专栏中第一篇〔说得比唱得好听〕。

我刚领受从圣灵来的声音恩赐时,真的是吃了一惊,因为这样洪亮饱满的的声量,怎会出自我当时那娇小身量的喉咙?我记得,过去我唱起歌来就像小猫般娇声细 气,周遭稍有动静就足以淹没我的声音,而且音域狭窄,上下不超过2个8度音,真是名附其实的〔高不成低不就〕!经圣灵膏抹之后,我突然失去声音,连说话都 不成!过了〔无声〕的日子2-3个月之后,当我的声带渐渐恢复时,我惊讶的发现我的歌声突然变成如此清越,我一张开口发声,很轻松的就飘越众诗班团员的歌 声之上,并且绕梁于整个教堂之中!我记得我父母第一次在圣诞音乐会聆听我的独唱表演,他们吃惊得面面相歔,这是遗传自谁的声音啊?莫非我是家族中的〔突变 种〕?!几年后,我在美国纽约曼哈坦音乐学院求学,当时的声乐教授是纽约大都会歌剧院新秀比赛的评审主任,他曾经在一个记者招待会上,当众将我邀上台,告 诉大家说:〔你们应该听听这位东方女孩,她的声音会让你们吃惊!〕

至于我的音域,更变成宽广得令人惊异。在我学习声乐的过程中,几乎没有一位老师说得准我究竟是属于哪一型的声音?有人当我是花腔女高音(拥有超高音域的女 声),有人当我是戏剧抒情女高音(拥有浑厚饱满音色的女声),有人当我是女中音(拥有札实胸声的女声),甚至有人当我是〔难得的女低音〕,因为我的低音唱 得跟高音一样清亮!有一次,我的声乐指导教授好奇的问我,可不可以让他试试看我的音域究竟有多宽?坦白说,我自已也十分好奇,所以就顺从的跟着教授弹的钢 琴音符,从中央C音开始发声,先往下探,续往上扬,结果,我竟然拥有将近4个8度的音域!(一般专业的声乐家大约拥有3个8度音域)。我永远记得教授当时 高兴得直呼说他从没听过这么宽广的人声,还有教室门口围着聆听的同学们的惊讶表情!

突然发现自己拥有一副卓越的好嗓子,对当时年仅16岁的我而言,简直就像男孩阿拉丁面对那个从灯罐里冒出来的巨人一样的束手无策!神赐给我美好的声音,而 我根本不知道如何使用它?因为我连最起码的声乐知识都没有,纵使神赐给我一颗稀有的矿石,若没有好好琢磨它,我永远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颗宝石?可是,尽管 听过我唱歌的人个个称奇,却没有人鼓励我接受深造,因为在当时的大环境中,〔音乐家〕是稀有的行业,只有贵族阶层的有钱人才有条件接受专业的音乐教育。我 知道当时自己的困境,所以我甚至连向神求助的勇气都没有!我只能尽情的享受唱歌,将环境加诸于我心灵的委屈和不满,全部用歌声宣泄出来!孟德尔松写作的那 首歌〔乘在歌声的翅膀〕十足升华了我当年的心境!

记得念高中时,我参加联考,被录取进了一所台湾中部的私立中学,这所学校充满音乐气息,有不少家世显赫的贵族子弟在此校就学。当时有一个和我同年级的女 生,她的父亲是一位将军,家中有权又有钱,每天派黑色大轿车接送她上下学。这位女同学弹得一手好钢琴,从小就被家人细心栽培,每周末都专程送她北上拜名师 学习琴艺,而且她经常南争北讨参加各种钢琴比赛,在众同学眼中,她是一颗闪闪发亮的〔钢琴明星〕,真是人人羡慕!一年后,我父亲承担不了我寄宿学校的高昂 学费,因此要求我转学回家乡的公立高中,从此我和那位女同学断了音讯,直到2年后,在大学联考的考场里,我才再度遇见那位我心目中的音乐天才!

报考音乐系是当时许许多多年轻人的梦想,当年,台湾的大学不多,开办音乐科系的更是稀少。大学联考有数千人报考音乐,录取率却只有100人,其中多半是主 修乐器者,因为拥有学声乐条件的人实在太少了!我有一位舅舅是歌剧迷,常常在家聆听各种歌剧的唱片,所以我明白演唱歌剧需要具有高深的声乐技巧。当我第一 次看到大学音乐系的报名表格,上面建议所有声乐考生都要演唱歌剧的咏叹曲,我真吃了一惊…唱歌剧?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嘛!我颓然将报名表格藏进了抽屉, 心里充满了沮丧无助。

有一天半夜,家人早已就寝,只剩我独自一人坐在客厅听音乐,心里十分愁烦,感觉自己前途一片茫茫。忽然,我母亲从梦中惊醒,急急的走到客厅对我说,刚才她 在梦中看见一个异象,是神对我一生的启示!我惊奇的看着母亲,听她继续说道:〔主耶稣答应你的心愿了,祂要你一生抓紧祂的应许不放手,祂一定会成就你心里 所求所想的!而你也要荣耀神!〕说完了这些话,母亲就回房去继续睡觉,留下瞠目结舌的我坐在椅子里思想这个启示,彻夜无法成眠!我心里所求所想的是什么 呢?…我想当一个声乐家,但是我需要接受专业的训练!进入大学音乐系受教,是跨进专业领域的唯一门槛,主耶稣,求祢帮助我吧!

第二天,我将大学报名表格填好交给班导师,我心里只记得一件事:〔抓紧主耶稣的应许不放!〕,就像当年那位摸着主耶稣衣襟求医治的妇人一样迫切!我完全不 理会学校同学和一些亲友的嘲讽讥笑,埋首专心准备联考。我勇敢的跑去见学校的校长,恳求他准许我使用学校的钢琴,每天学校放学后,我就留在学校勤练钢琴, 在短期内练熟了莫札特的奏鸣曲,以附合术科考试的要求。但是,主修科目的声乐考试仍旧是个无法解决的难题,我根本不会唱歌剧,我也不懂意大利文,所以,我 只能祷告求主的引导。祷告中,忽然我领悟了一件事:因为不懂声乐,不会歌剧,所以我才要进音乐系去学习,不是吗?我将心安然放下,不理会报表上要求唱歌剧 的条文,改选了一首在唱诗班学的圣乐歌曲〔圣城〕,诗班的指挥特地帮我找来英文版的独唱乐谱,让我唱起来有歌剧的〔感觉〕!

当我勇敢的踏进音乐术科的考场时,一眼就看见当年的女同学,那位钢琴明星!我心里凉了半截…我凭什么跟这位家世显赫的同学竞争这么稀少的入学名额?我好像 只配来作〔陪考〕的人嘛?!我低下头悄悄的进入考场,连跟她打声招呼的勇气也没有!当轮到我上台演唱时,只见下面坐着评审的都是当时有名的声乐家,但是仔 细一看,却发现每个人都垂着头在打瞌睡,我听见主考官懒洋洋的问我:〔你要唱什么?蝴蝶夫人?还是费加洛婚礼?〕,我觉得双腿打抖起来,转头无助的看着我 的伴奏。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当钢琴伴奏稳健的弹出〔圣城〕那庄严的前奏时,我看见所有的评审一个个醒过来,惊讶得抬起头来看我,当我洪亮的歌声响澈整个礼 堂时,每扇窗户边都吸引了大批考生,争相探头聆听这首壮丽辉煌的陌生歌曲〔The Holy City〕!

联考放榜时,当我确定自己不是作梦,而是真的考上音乐系了,连忙回头寻找那位女同学的下落,真没想到,那位钢琴明星居然落榜了!我呆住了,怎会是这样的结 局?她是自小被精心栽培长大的天才,不是吗?我怎么可能胜过她呢?我怎么可能得到这么珍贵的名额呢?… 想了许久许久,我才终于明白:她的父亲虽是地上的将军,而我的天父却是〔万军之耶和华〕!我从16岁领受圣灵膏抹,过了整整3年,直到那一刻,我才领悟了 神的〔呼召〕。我流着泪立刻跪下来,跟神立了约:〔我要用歌声唱到地极荣耀祢!〕 

因为我自己经历过这样的〔蒙召〕经验,所以日后当我听见弟兄姐妹作见证诉说他们蒙神的〔呼召〕去作某些特定的事务,尤其是立志于宣道工作的传教士们,我很 少质疑这些见证,也对他们因回应〔呼召〕所作出的事务予以肯定和高度的支持!但是,你可知道吗?主耶稣说过:〔蒙召的人多,被拣选的人少〕,这句话具有极 严厉的警诫,我们千万不可妄尊自大,以为拥有恩赐就必蒙拣选啊!我自己在年轻蒙召之后,竟然迷失在埃及的旷野里足足20年之久,迟迟无法进入神的应许之 地!



作者:陈芳龄


 
:: 回应列表 ::
[浏览更多回应]

张灵静

回应:随想随笔 - 蒙召的人(一) (陈芳龄)

谢谢陈老师

2016年9月9日
 

Copyright © 2006-2022 The Vine Media Organiz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