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e Media
主頁 | 關於我們 | 支持我們 | 聯絡我們 | 常見問題 | 網站連結 | 設定為首頁

登入 | 註冊
網上電台 隨想隨筆 信仰見證 認識真理 音樂分享 教會講壇 創意短片 聖經靈修 討論區
 
斷癮資訊網絡 » 資訊 » 賭癮

  賭癮
其他資訊

賭的吸引力在那?成因皆因贏錢起?賭的背後是魔鬼的作為?


溫: 大家好,我是溫裕虹

雷: 大家好,我是雷牧師

溫: 今晚有位特別嘉賓蕭牧師

雷: 在江湖上蕭牧師有個綽號的

溫: 是戒賭牧師,如果在互聯網上搜尋戒賭等資料都可以找到蕭牧師

雷: 請蕭牧師自我介紹

蕭: 你好,我是蕭如發牧師,於宣道會基蔭堂侍奉的牧師,近數年,在神的思典下,讓我能在一群賭徒中作戒賭的服侍,因此很多朋友都稱我為戒賭牧師。

雷: 請問蕭牧師一個有趣的問題,為什麼你會喜歡幫人戒賭?你曾經是過來人嗎?

蕭: 我以前也試過賭博,但這不是最重要的因素,而是因為受到神的呼召,和自己感受到、看到及接觸到社會上有很多賭徒家庭的需要。

溫: 是否特別多中國人是賭徒?

蕭: 肯定是,因為全世界有華人的地方,便有賭徒。

溫: 這是否中國人的文化及特性?

蕭: 從現象中看,中國人喜歡沉迷賭博,而西方人沉迷酗酒。

溫: 是否某些職業的人會特別喜歡賭博?

蕭: 會,賭只是表面的現象,實際上與生活和背景有關係,例如輪班性質的工作:紀律部隊、飲食行業,他們的工作時間越長或需輪班工作,就會越容易影響他們的家庭生活,他們在家庭生活上得不到滿足,與及自身的自由度較高這類。

溫: 這使他們容易落入引誘?!

雷: 那一類賭博較多人沉迷及受年青人喜歡?

蕭: 由於賭波合法化,故年青人現在較喜歡賭波,以往是賭馬,因為人人皆認為自己眼光獨到,賭馬的性質與賭大小需靠運氣的不同,賭馬需預先讀馬經,這就是他們的生活。

溫: 賭馬是否比在賭場賭博的風險及影響較低?因為賭馬的投注好像沒有那麼大。

蕭: 也不一定,賭馬或打麻雀的投注也可以很大,只是我們較少接觸,所以不清楚,當然,在澳門賭博的投注額可以很大。

雷: 所以去澳門賭錢又稱過大海,賭馬給人的感覺較高尚,被包裝後感覺較專業,是因為賭馬需要預備,如讀馬經,另一方面,家庭住婦亦容易賭博,是因為她們很容易湊成四人組織打麻雀,在這方面婦女賭博的情況是否很嚴重?

蕭: 婦女賭博的情況較以往嚴重,賭博行為只是表面的問題,實際上背後是存在很多的家庭問題,男人抱著快快樂樂、快快活活的心情去賭,女人則憂憂愁愁去賭,這是男女在賭氣的表現,主要是男女各自玩樂、家庭生活不愉快,導致多了婦女因此而去賭氣。

溫: 男人去賭,背後深藏什麼問題呢?


蕭: 男人賭博主要是好勝心,這是男人的心理,不論是什麼背景,男人認為有錢便等於成功,贏錢並可帶來成功感及滿足感,這驅使他們去賭博。


雷: 賭博的過程是可令人感到滿足,感覺好豪氣。


蕭: 你要知道賭錢的原因不要看只表面啊,要深入的分析,若有人在日常生活或工作上得不到滿足,經常給老闆責罵,這便產生自卑感,自覺沒用處,若他在賭場內受到無數奉承的待遇,他會感到自身地位被提昇,這種吸引力及滿足感將驅使這群人不停去賭博的地方。


溫: 那麼價值觀是否也是其中一個因素呢?過往有些個案是年薪過百萬的人,喜歡與其他入息更多的人作比較,因此感到不滿足,故藉賭博來獲取更多的財富。


蕭: 這情況因那人原本不缺錢的,他已不在乎賭博是嬴或輸,而是已成了賭癮,賭博及去賭場已成了他們的生活習慣,賭博的環境能讓他們感到舒適,不管嬴或輸,都能讓他們感到很釋放,帶來忘我的感覺,如果去到這地步,他們已成了病態賭徒,嬴或輸錢再不是驅使他們賭博的原因,他們只是盲目地去賭博,處於非去賭場不可的地步。


雷: 那種光景是否令他們感到很享受,很自然啊,所以他們非去不可?


蕭: 這未必是享受來形容他們到那些場地能獲得滿足,甚至感到釋放及忘我,總之是讓整個人放鬆不用思考,不會理會及擔憂回家後被太太責怪。


溫: 這算是逃避嗎?


蕭: 年輕人和賭徒各有一套釋放自我的方法,賭徒藉著賭博來釋放,可是這方法是存在問題的。


雷: 俗語說「小賭可以怡情」,賭徒或賭博怎樣才算得成癮或上癮?

蕭: 癮是可以很中性的,例如說今天有些人若沒飲可樂或咖啡,心裡上會感到忐忑不安,這便呈現不正常的表現,癮是不分男女,有些婦女可以因沒去購物而心裡感到心思思的,癮是一種生活習慣,當中有力量吸引大家從中獲取滿足感,部份人更可從中消除壓力,所以現在部份賭徒往往稱因工作壓力大,所以前往賭錢,亦有部份人會藉著逛超級市場購物來減輕壓力,故不一定很嚴重的問題,賭癮不只是行為上的問題,還涉及金錢和時間問題,所帶來禍害及傷害。當然,我作為一位牧師,幫助這群賭身徒時,絕對相信癮的背後,包括賭癮、毒癮、黑暗的癮,這都是黑暗的作為。聖經說「盜賊來無非偷竊、殺害、敗壞」,經文裡的盜賊是指背後的魔鬼,當我們跌倒被魔鬼捆綁,中國文化會解釋是被魔鬼的五爪捆綁,五爪代表嫖、賭、飲、蕩、吹,所以如落入魔鬼爪的時候,癮沉溺的時候,就是一種的捆綁。所以當沉溺時,戒癮就並不簡單容易。


溫: 賭癮的普遍成因是有什麼因素?


蕭: 起初的因素可能是興趣,興趣可以因著某事如嬴錢而改變成癮,「輸錢皆因嬴錢起」這句話是千真萬確的,有些人常說自己不夠運氣,未曾嬴過錢,但其實這人並不是沒有運氣。


溫: 反而應該說是有福的。


蕭: 是的,因為整個人生不會贏很多錢,同時亦不會輸掉很多錢,嬴錢那一剎那的感覺和吸引力,就好像一拳重擊永遠落印於心裡,思想自己是勝利者,在腦海不斷重現及回味上勝利嬴錢的滋味,並希望於另一次賭博過程上能再次獲勝,而事實上不斷出現的只是輸錢。


雷: 好像有一種盼望,金錢會滾滾來。


溫: 我們會疑問為何輸掉那麼多金錢,仍無法自我控制停止賭博?賭徒的心理狀態是怎樣呢?


蕭: 這是關於人性的問題,沒有人甘心情願輸錢,亦沒有人自願停止賭博。


溫: 是不願意放棄。


蕭: 賭徒從不肯認輸,亦不肯甘願服輸,賭徒常用的藉口「追」,使他們越踩越深。


雷: 過去在幫助人的過程中,是否單純的找你幫助便可以呢?


蕭: 不一定,部份人不是心甘情願來,多數是因被家人幫忙還錢後承諾戒賭而來,他們沒有盡心去戒賭,過程中敷衍了事,看得出完全不緊張,有些真心戒賭癮的賭徒是因為再無前路可走,若不戒掉會被家人離棄,以致他們有決心去戒掉賭癮。


溫: 家人幫助賭徒還賭債是否會令他們對賭博的沉溺越深?


蕭: 絕對是的,我以前也有賭錢,那時社會上沒有這麼多借貸公司,所以賭徒在輸光錢後需停止一段時間作儲存賭本,但今天很容易便可以借貸,導致賭徒很容易便負債累累,因此今天很多求助者不止有賭癮,還牽涉巨債來求助。


雷: 欠債的金額一般是多少?


蕭: 每個情況也不同,欠債金額與還款的能力有直接的關係,如果他薪金不到一萬元,他欠債到達十幾廿萬,都已經很重了,有如薪金到達兩至三萬的人,他的借貸這個數目都十分沉重。


溫: 你們會如何幫助賭徒戒除賭癮呢?


蕭: 社會上亦有很多政府戒賭機構,而我們是福音戒賭,辦公的地方同樣是在教會,戒賭過程中,需要見牧師或師母,師母是全職的。教會是戒賭的機構,所以一定會向對方解釋賭博的背後,最重要的因素是魔鬼的作為,當我們這樣說,對方便會明白,相反當我們說耶穌基督必幫助你,對方未必明白,由於賭徒別名稱為「賭鬼」,再跟對方解釋什麼是心癮,為何會心思思?我們不止講解,還加上查聖經,聖經裡有很多地方提及魔鬼,和魔鬼的作為,當我們這麼講,對方便容易產生共鳴,之後我們會鼓勵對方要勝過魔鬼、心魔,這絕非單靠個人的毅力及意志,我問過很多戒賭的朋友有否去過其他機構戒賭?若真心想戒的必然去過別的機構,並安排轉介他來尋求教會福音的戒賭,因此我們很快便會向對方講解如何靠著主耶穌基督勝過魔鬼,這程序會讓他快快決志信主,認真返教會聚會。


溫: 剛才聽歌時也有問肅牧師福音戒賭的成功率高嗎?


蕭: 各機構各有不同的成功指標,有些由大賭變成小賭,例如,經常去澳門的,現在沒有去,只打下麻雀也是成功,教會的目標不在於是否完全戒掉賭癮,而是看這個人的生命是否有改變,家庭重建。


雷: 所以教會的幫助是讓整個家庭的生命改變,因為賭的背後其實是影響家庭,家庭又影響他去不去賭,這兩樣是幫助他們的目的,將生命重建,那賭禍就不見,這是結果,而不是磨練,因他賭錢對家庭、對家人都不好。  蕭: 這個才是人改變、家庭改變,很多的改變,賭禍自然就不見了,所以幫助是整個家庭的,對於我們來說如果有一個指標,我們只按著程序幫助他,協助成長,經過大約年半,他們就會洗禮,不夠膽洗禮都是好失禮。 過去約有30件求助個案,只有2個求助者仍未願意接受,我們是以受洗並恆常返教會的個案作成功的指標。


溫: 在治療或康復過程中,家人難免會存懷疑之心,家人應如何與求助者相處呢?


蕭: 之前有提過病態賭徒因生活及價值觀不滿足而成癮,因此,家人需一同成長、學習及配合,首先我們會幫他除去,或減少不良的東西,同時要發展好的優點,例如我們會教導太太如何留意、察看,而非監視丈夫是否有繼續賭博,否則自己亦辛苦,好像放了個炸彈在身邊。 即使一些病態賭徒有所改變,對賭徒家庭來說,仍有可能抱著不信任態度而未能放心,故我會勸導求助者的家人不應帶著負面的表現,應欣賞實際的行為,如屬靈果子有沒有長進,有沒有渴求真理的心,是否甘心樂意返教會呢?若該賭徒由以往喜歡與同輩聚賭變成常返教會與信徒相交,這都是正面的表現已不用家人費心担憂了,因此作為家人亦需在賭徒更新成長的過程中多作鼓勵及讚賞,這就是求助者與家人需同步學習的因素,每個人成長過程中也需要鼓勵,多向對方表示他的改變令家人感到喜悅,而非諷刺性的說話。


溫: 我知道蕭牧師有四句戒賭口號,請與大家分享一下。


蕭: 這也算不上口號,其實是我這數年來用福音戒賭的評估,我們叫戒賭四首,有這四首得心應手。(i)個人持守的基本 - 認清可為與不可為的事,(ii)屬靈的保守 - 這點很重要,因為這是從信而來的能力,能抵抗魔鬼的作為;(iii)家人的看守 – 需要教會及家人的攜手,互相合作;和(iv)肢體的攜手 – 弟兄姊妹如同手足, 洞察問題, 一同抵抗魔鬼。  溫:來到這部份,我們聽一首歌先,待會再聽一些真實個案。


雷: 好,我們又回來了,請蕭牧師分享一下經典、特別的個案。


蕭: 經典其實也有很多的,那當然最深刻的是比較困難的案件,很惡搞的。其中一個個案,由開始直到現在已有二至三年,但仍未完全成功達到我們的目標,這位求助者是一位公務員,他的債務很多,因他的工作背景,所以他很容易借貸成功,導致欠下很多債務,同時這位求助者的情緒亦有問題,經常說要自殺,他的家人不願意關心他,也不願意作出配合來幫助他戒賭,雖然他的家人不願意理會他,但仍幫他還錢,可是又不甘心樂意主動來教會尋求協助,這是屬於病態家人。


溫: 病態家人是什麼意思?


蕭: 當求助者的家人面對問題時覺得很煩擾,不願幫助解決。


溫: 求助者的家人可能已勸告多次。


蕭: 求助者的家人很多時用金錢,一次又一次不斷為他們還債,在個案中,有次很深刻的經歷是我拍枱大罵他,晚上又攬住一起哭,這是一種作為牧者緊張及關心他的表現及感覺,由於他的精神及自制能力都很弱,唯有依靠神,慢慢讓他體會到我們愛他,用這一種愛去醫治他,也是正因為這一份愛,令我們沒有放棄他,使他也沒有自我放棄,每當我與同工分享此個案,同工亦表示若換成他們,都不敢拍枱罵他,再攬住一起哭,這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我自覺我的力量是從神而來,而且不單是服侍協助者,也是真的是愛這個生命,愛這個家庭而做的,到現在這依然是一件對我很深刻的事。


溫: 處理這類輔導真的不容易,剛剛我們從牧者的角度去了解怎樣幫助賭徒,現在請另一對夫婦 — 健偉及美顏以親身的角度來分享為何會成為賭徒。


健: 其實我也不知道成賭癮的原因。


溫: 你是何時開始沉迷賭博呢?


健: 我從少已開始賭博,習慣了輸贏的心態,我家是經營涼茶店,屬於小生意,因父母忙於生計,我自少便閒蕩在街上與其他街童玩耍,常玩彈波子,拍紙牌等孩童遊戲,在玩的過程中經常勝出,這帶來開心的感覺,充滿滿足感,日子久了,這份渴求勝利的感覺藏在我心內,長大後被家人強行要在涼茶店內工作,這構成我得不到滿足及感到被打壓,成年後,我透過各樣娛樂如麻雀,越學越多各種賭術,「嫖、賭、飲、蕩、吹、偷、扼、拐、騙、典、當、借,樣樣都齊,日益久之,債高築台,已沒有辦法單靠自己力量去戒除賭癮,而且自己的內心隨著年齡日漸長大,亦希望可尋求辦法戒掉,當時自己仍以為可以自我控制,實際上停止賭博兩三天後,便很快重回賭博的日子。


雷: 賭癮綑鎖了你多久?


健: 已有幾十年,由七至八歲擁有好勝的心態起至工作,這幾十年不斷重覆著賭錢、借錢、還錢,當中不單只輸掉自己的錢,亦輸掉家人的錢,自己在家裡好像過街老鼠,家人見到我都怕,無法溝通,所以與家人的關係也十分隔膜。


溫: 作為健偉的太太美蘭也一定受到不少苦呢?


美: 當時我們太年輕結婚,結婚時只知道他有欠債,但不知欠債金額多少,所以還未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尤其是在當時的社會還未有病態賭徒,及相關的知識,所以不知道賭癮的嚴重性。


溫: 那你們結婚多久?


美: 三十二年了。


溫: 三十二年都不是短日子,真不容易過啊,可否分享一下當中的辛酸?


美: 在結婚初期,他也不是太沉迷的,每當他去打麻雀時,我也會不高興與他吵架的,直到我們的大女兒出生不久,我要拿出所有金器幫他還賭債,這是我第一次知道他欠債,在結婚初期,年復一年,我以為照顧他、勸勉他,丈夫便不會再賭,並不能用自己思想的一套方法叫他戒賭,在這段時間內,夫婦之間的關係亦日漸惡化。


溫: 差不多時間節目完畢, 下一集繼續有健偉及美顏的分享。


 

Copyright © 2006-2022 The Vine Media Organiz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