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e Media
主頁 | 關於我們 | 支持我們 | 聯絡我們 | 常見問題 | 網站連結 | 設定為首頁

登入 | 註冊
網上電台 隨想隨筆 信仰見證 認識真理 音樂分享 教會講壇 創意短片 聖經靈修 討論區
 
斷癮資訊網絡 » 福音幫到你 » 廟街夢(二)

  廟街夢(二)

因着真誠的愛和寬恕,Sam叔終於可以浪子回頭,重獲新生。 他決定要將這份愛和寬恕,帶到曾經令他沉淪於罪中的地方 ~~廟街。



黎(黎振滿牧師 Sam叔)旁(旁白羅慧娟)余(余巧雲:黎太太)

黎:記得我出獄時廿六歲,還用僅餘三十元買少許白粉來麻醉自己,其實人生重覆是這樣,想做好人,想做好,卻遇上很多阻滯,很多失望沮喪,令自己沒有甚麼力量繼續生存下去。

旁:空虛、沮喪、絕望,當人到了這樣的境況時,究竟還有沒有出路呢?

黎:原來神讓我看見祂的愛,不是在乎我做得多好,而是祂的愛令我回轉,重新做人,激勵我再次站起來。 當我認識神是這樣的時候,我發覺原來神就是我天上的父親,我開始相信這位父親,為我安排前面的路都是好的,所以從那時開始,我就悔改,我說:「好吧!主!我就重新做人。」

旁:人人都稱他為Sam叔的黎振滿牧師,十幾年前開始在廟街傳道,建立教會。  他幫助過很多沉淪毒海,或被罪惡捆綁的人,重獲新生。 他的工作得到很多人認同,甚至獲得禁毒處嘉許頒發鑽石獎, 但又有誰想到他以前其實也是一個作奸犯科,無惡不作的流氓?

黎父親:他自小便很聰明,就因為過於聰明,認識了一些損友,結果都是犯法、吸毒。

黎母親:他幾次戒毒都不成功,在我家裡已經戒過,甚至如果廚房有個窗户,他亦寧可逃走。

余: 有點兒難以接受從前的他是這樣的。 我聽說他的個性很兇暴,用玻璃插人、打架,而且很狡猾,玩世不恭,以往有些人稱他為師爺狗,我聽說就是這樣。

黎:我小時候在一個貧窮的木屋區長大,父母皆為口奔馳。 八兄弟中我排行第五,木屋區內有很多打打殺殺,很多白粉問題,很多黑社會的問題,我在這樣的環境長大,於是乎我與一群朋友開始吸食鴉片煙,去煙檔吸食白粉,去跳舞,去〝P〞(舞會),有時候沒有錢就去偷竊、打劫,如此生活了幾年,但在這幾年的過程中,我有些朋友因吸食過量毒品死了,有的因販毒坐牢,有的因打劫坐牢,我不想像我的朋友般走上這條路,我很想改過自新,很想重新做人。 我想,如果我當差:執法就不會犯法,於是乎1973年我加入警察部。

旁:當警察的時候,Sam叔註守油麻地一帶,不過他執法依然犯法,吸毒、貪污,無所不為,可以說是無法無天。

黎父親:很傷我的心的就是他當了警察一樣繼續下去,繼續不守法,最傷心的就是那一次。

黎:1977 年的平安夜廉政公署捉拿我,因為貪污的問題,當然就上了電視、新聞報告,很諷刺的是父親是一個社區的反罪惡委員會委員,因為這樣令我和他的關係更差勁,更加破裂,父母當然很激心,甚至乎因為如此激心,母親把我當警察畢業時所有相片全部丟掉。 回想我出獄時廿六歲,其實很有心想重新做人,改過自新。 有一次行經廟街,當時有個相士對我說:「年青人,過來,讓我贈你兩句。」 我問他要多少錢,他說三十元。 當時我有六十元,於是便過去,坐下來以後相士告訴我,三十歲行的是眉運,而你的眉毛有缺口,三十歲你會有殺生之禍。 我聽後很沮喪,人生很消極,還把剩餘的三十元,買了少許白粉來麻醉自己。 人生重覆是這樣,想做好人,想做好,但遇上很多阻滯,很多失望沮喪。令自己沒有什麼力量繼續生存下去。

旁:絕望之餘,Sam叔再次放棄自己的生命,最後,他坐了三次牢,戒過五次毒,不過在最後一次戒毒的時候,他的人生有一個很大的轉變。

黎:我的牧師潘小姐來這裡傳福音,帶着一些西教士到來,唱「神是愛」,向我們傳福音,我從他們身上看到一種生命力。 說真的,石鼓洲戒毒所是惡人谷,那裡都是男人,沒有女人到那裡,但傳道人卻是女士,我們夏天穿短褲,不穿上衣,已經算很斯文。 那些女士到來,向我們傳福音,我覺得好驚訝,為何她們不怕我們? 為何對我們有興趣? 我們已經沒有救的,為何她們仍覺得我們是可以救的? 我覺得很奇怪,就參加了這些聚會聽福音,聽了幾個星期,我就個她們取了一本聖經,開始看聖經,開始發現聖經裡有很多人生的亮光,很多人生的啟示,給我們智慧怎樣面對自己,面對家庭,面對人生的目標方向。 我記得有一次,最後我決志的時候,那位傳道人,女的西教士作呼召說,有誰想我為他祈禱,信耶穌的就垂下頭,那一刻我突然軟化,就垂下頭來,她一按手在我頭上,為我祈禱,說真的,黑社會中人不會被人按著頭,特別是女士,對吧!  但這次她按手為我祈禱,我的眼淚不斷湧流出來,不停地哭,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認罪。以前那些黑道中人聽見我信耶穌,他們當然詫異,但其實黑道的人都知道,如果我不是信耶穌而繼續下去,可能有一天我也會在天橋凍死街頭。我記得令我很感動的就是我在她(Jackie Pullinger潘靈卓女士~~聖士提反會創辦人) 那裡住的時候,對Jackie說:「我又再次吸食白粉,然後離開了,自己也放棄了自己,但她找同工接我回來,我想自己一定會被大罵一頓,自己已經跌倒,沒臉見教會的牧師,但Jackie很好,她煮了一份英式早餐,英式香腸、蛋等,回來後,她叫我吃早餐,我記得我的眼淚便滴下來,我的眼淚滴在香腸上如汁一般。 她對我說:「耶穌讓我們看到天上的父親亦是這樣,浪子回頭時,父親也在慶祝,那時我開始明白,原來神讓我看見的愛,不是我做得多好,而是祂的愛,讓我回轉重新做人,激勵我再次站起來,當我認識神是這樣的時候,我發覺原來神就是我天上的父親,我開始去相信這位父親為我安排前面的路都是好的,所以從那時開始,我就悔改,我說:「好吧!主! 我就重新做人。 從今天開始,將香煙和所有古惑(不好)的東西丟掉,從今以後一刀兩斷。」 就這樣走了差不多二十年的路。

黎日間在廟街佈道:「耶穌的心和愛在廟街!」

旁:因着真誠的愛和寬恕,Sam叔終於可以浪子回頭,重獲新生。 他決定要將這份愛和寬恕,帶到曾經令他沉淪於罪中的地方 ~~廟街。

黎: 有一次,我和我的同工在榕樹頭的廟前為這城市祈禱,但那段時間我祈禱覺得有一種幽暗的勢力抑壓住我,叫我不能夠禱告。 凡是來到廟街問鬼神的人,心裡都是很不安,很無奈,甚至孤單。  在那段時間,我看見很多人好像活死人一樣,我好像看見一個喪禮的景象,我就開始為這個地方哭了。  一個大男人,怎麼會在廟前哭呢? 在那段時間,我覺得主要我回到這個地方,烏煙瘴氣,黄、賭、毒,罪惡滔天的社區裡,來傳揚這個愛的福音。

黎晚上在廟街佈道:「你的裡面應該有真、善、美;你的裡面應該活出人應有的尊嚴,再不需要活在罪惡枷鎖中,像我從前般偷、呃、拐、騙,奸、淫、邪、蕩,你是可愛的。」

旁:Sam叔認為在神的眼中,每一個靈魂都是寳貴的,所以在他建立的教會裡,除了有學生、有活潑健康的青年人、有幸福的家庭、有專業人士,同時亦有曾經坐牢、吸毒、當過妓女的,不過他們今日都是因為相信主耶穌而得到改變,成為教會這個大家庭的一份子。

黎:其實我很喜歡訓練一些流氓,只要他在主裡願意悔改,願意下定決心,重新學習做人,甚至乎有一種渴慕去認識神,我相信這些人有機會將來成為一位牧師,一位傳道人。事實上我們的同工裡有一些都是這樣的背景(韓樹華牧師),以前在桌球室長大,吸食白粉,吸食大麻,但這些人今日因着在主裡悔改,背起十字架,跟隨主,這些人今日都成為我們教會的傳道人,甚至牧師。

旁:Sam叔回想起最初與太太巧雲結婚的時候,其實就是他最艱苦的日子,究竟他太太巧雲為何願意與Sam叔一起捱苦日子?

余:因為我們常常一起工作,探訪和幫助露宿者,所以很自自然然就在那處建立了一份感情。 有人問我為何會喜歡他? 其實當時他既沒有錢,又沒有屋,社會上又沒有地位,論到很多外在的條件,好像都不吸引,但我覺得他吸引我的就是他的品格,他對人很有愛心,很寬容,很有拼勁,有上進心,很有異象、抱負,是這些東西吸引我的,我覺得神在他身上有很大的作為,我覺得很感動,我回看他的一生至今,我覺得很感動及欣慰神在他身上的工作,我希望與阿Sam一起繼續走這條路,走得更多姿多采。

黎:除了呼召我的這位主,我很衷心感謝我的太太,在我最孤單的時候,她可以與我分享;在我最傷痛的時候,帶給我安慰;在我最軟弱的時候她給我支持,所以我很感謝巧雲,你是我心目中,除了主以外最愛、最欣賞的,最喜愛跟你一起。

余:主內充滿了喜樂的靈。

黎:其實在我們十三、四年的婚姻中,我和太太十分委身,我們的家庭使命宣言,活出我們心底裡覺得重要的價值和我們的理想,去培育下一代,即使這些人表面上是爛泥扶不上壁,被社會喻為一群流氓,但這些流氓,我相信在主裡可以有新的一頁的,我是很喜歡訓練這些流氓成為牧師。

旁:不過逆境似乎從來沒有離開過Sam叔,當他和太太開始新生活的時候,他竟然發現自己患有不治之症。

黎:從我的大女兒出生的時候,我便發現原來我患在乙型及丁型肝炎,醫生說這是無法治癒的,因此我是活在一個倒數狀態下做人,我用的時間,我的焦點,我的優先次序要計劃得很清楚,以致我能夠活得更加有意義,更加精彩。我看見廟街是一個烏煙瘴氣,黑暗、罪惡滔天的地方,但我看見的是盼望,看見在十字架的救贖裡,神要救贖這些人,叫世世代代的人看見耶穌在廟街。

旁:Sam叔沒有放棄自己的生命,他亦相信任何人的生命,無論是何等沮喪亦一定有希望,所以他透過教會的事工,讓人知道~~耶穌在廟街。

黎:其實我們特別關懷油麻地廟街,我們看到這個社區有很多新移民,我們會集中做很多新移民的工作,幫助那些家庭的小朋友補習,有婦女天地,開講給那些太太學習親子關係,婚姻講座幫助夫婦溝通。 同時,我們也有派飯的事工,每逢星期二,我們也有弟兄姊妹將飯盒送去天橋底給睡在街上的露宿者朋友。 其實我們是承接著耶穌基督的生命,將祂的愛注入這社會,特別給那些被社會所遺忘、歧視的一群露宿的朋友,他們不單是需要一個飯盒,他們是需要人的關懷,看重他的生命和存在的意義,找到人間有一點的温馨。我們也有拉撒路的事工,拉撒路事工是針對幫助那些已經從戒毒所出來,需要接受輔導、治療的一群曾經吸毒的朋友。

黎六弟:雖然我以前吸毒是因為他,但我得救,可以戒毒也因為他,因為我看到他的信心,看到信主的好處,在很多方面都讓我看到,原來信耶穌可以這麼好。

余:他有他的貢獻,有一定的成就,我為他的緣故也感到很高興,其實這一切讓我看見他很盡力,有這般成就,他付出很多的代價。

潘靈卓女士 (聖士提反會創辦人):其實我好開心,他做到很多我做不到的事,去很多我去不到的地方,所以這些是我小小的驕傲。

黎:我覺得最困難的,就是我患肝病的時候,1995年的時候,我很抑鬱,這病令我沮喪,沒有力氣,那時是最困難,甚至乎我也無力事奉,有差不多兩、三個月經歷事奉的黑洞。

馬思醫生(Sam牧師的家庭醫生): 94年的報告,那時SGPT的酵素,正常是低於40,他則是138。 一般來說,如果高過兩倍,我們認為它是高的,有侵犯他的跡象,甚至是需要治療。 所以95年時,後來他找專科醫生醫治,但很不幸,那次治療不成功,所以之後他沒有再治療了。 一直至1999年,他再另一位專科檢查,發現酵素仍然是高,正常是53,他卻是183,大約高於三倍。 有次我跟他吃飯,他與我談建堂時很開心,但吃完飯走到街上時候,說起他的肝功能,我看他一臉惆悵,很灰心的樣子,我也為他而很難過,但他對我說,我又卻很有信心。 他說:「我要盡我力,在有生之年為主服務,帶更多福音給所有的人。」

黎:雖然醫學表面上,給我知是醫不到的絕症,我也大約會四、五成死於肝癌,但我相信如果要死,作為一個傳道人,我的榮耀不是死於床,是死於講壇上,這樣激發我起來事奉主。 今年我有一個驗身報告,就是說我所有肝病的B、D,即是乙型及丁型所有的病毒全沒了。

馬思醫生(Sam牧師的家庭醫生):到2002年因為買保險的問題,所以保險公司要他再驗身一次,驗身後的報告發覺肝功能正常,而且「依抗原」仍然是沒有,雖然依抗原沒有,但我們發覺很多時病菌會分裂的,但我們知道如果有這一個報告,其實黎牧師在十年內有生命的危險是低於百分之一。  直到最近發現原來他內裡的表面抗原也消失了,表示病已痊癒。 如果用香港一般的傳染的模式來說,這情況是很罕見的。 黎牧師知道這報告之後,自己很興奮很開心,更加感覺信主,交托給主給他很大的福氣。 神是很使用他,能夠帶更多福音給人,造福更多的人群,我現在很替他高興。

黎:我經過這十多年的奮鬥,到最後我教會搬進廟街,主醫治我的肝病,成為一個祂給我生命異象呼召的標記。我相信如果不是因為我走過這些人生痛苦的路,經歷主裡的醫治及重建自己的人生,看到在人生不同的關口、價值、取向,自己體會過那好處的時候,才能將福音,有福的音訊帶給一些仍然在毒海沉淪,或者在這個時代很多年輕人,在無知、好奇下,吸食很多軟性毒品來自毁自己的一生。 我其實希望可以盡自己的綿力,可以勸化、啟導年輕人可以走向更正面的人生,有更積極的方向。

旁:Sam叔因為信耶穌而將自己的生命在死亡邊緣挽回過來,而他亦將這個奇妙的福音能力,帶給很多其他人。 如果你未信生的話,又覺得自己的生命很需要改變,又或者你希望活得更精彩,更有意義,你一定要嘗試了解,Sam叔和很多人都相信的這位主耶穌,祂奇妙的救恩和福音的大能。

黎: 親愛的朋友,我是Sam叔,如果你看完這一套影片,心裡有感動,想接受主耶穌基督成為你的救主,亦都邀請你開口跟隨我作這決志的禱告:「主耶穌啊!我滿身罪孽,求祢赦免,我誠心投靠祢,請祢進入我心裡面,作我的主,作我的神,救我出死入生,奉主耶穌的名禱告。阿門!」

如果剛才你作了這決志的禱告,或者你有興趣了解我們的信仰,我誠意邀請你聯絡我們,或者参加我們的聚會。基督教福臨教會

承蒙 "基督教福臨教會" 授權轉載


 

Copyright © 2006-2019 The Vine Media Organiz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