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e Media
主頁 | 關於我們 | 支持我們 | 聯絡我們 | 常見問題 | 網站連結 | 設定為首頁

登入 | 註冊
網上電台 隨想隨筆 信仰見證 認識真理 音樂分享 教會講壇 創意短片 聖經靈修 討論區
 
斷癮資訊網絡 » 福音幫到你 » 廟街夢(一)

  廟街夢(一)

這裡彌漫着歷史和傳統的氣息,但是到晚上附近的廟街就會燈火通明,繁華的夜市同時充滿着黃、賭、毒等等的罪惡,而這裡有一群人讓着夢想,要為這區帶來祝福和希望。



旁(旁白)韓韓樹華牧師黎(黎振滿牧師

在油麻地榕樹公園一帶,紅磗綠瓦的廟宇,加上綠葉成蔭的榕樹,讓這裡彌漫着歷史和傳統的氣息,但是到晚上附近的廟街就會燈火通明,繁華的夜市同時充滿着黃、賭、毒等等的罪惡,而這裡有一群人讓着夢想,要為這區帶來祝福和希望。

旁: 在2004年尾,油麻地區的教會,社會服務機構,甚至政府部門聯合起來,組織了一個叫做「潔淨這地,更新這區」的行動,透過嘉年華會,探訪,佈道會等等,為這區很多人帶來歡笑、關懷,甚至生命上的轉變,而這次行動之中,其中一個負責統籌的是韓樹華牧師,他自己以前也曾經沉淪毒海,他不曾夢想過自己有今日可以成為牧師。

韓:我小時候其實在馬來西亞出生, 不久便被一對夫婦收養了,便來到香港,他們對我管教嚴厲,甚至乎好多時我做得不好時會體罰我,因此我開始反叛,後來讀書成績不理想,他們好像對我不理不睬,及後長大了,我知道他們不是我親生父母時,心裡便感到很自卑。 父母的愛應該每人也擁有,為何我沒有呢?  很想有愛,我發覺外間的朋友對待我比我父母還要好,因此我常常到球場,與一些同輩一起玩,不久之後,我加入黑社會,開始與他們一起賣白粉,從那時開始吸第一口白粉,我便整整被白粉捆挷了十年。 在這十年間,其實很慘,我嘗試過很多地方去戒(毒),我由問朋友借、偷呃拐騙,以至最後父母把我趕走,他們不想看見我,因為看到我使他們很傷心。 因為我打針的原故,在廳光管下當着祖母、父母面前打針(白粉),當時我沒有想到他們的感受,我只希望儘快滿足白粉癮,但我知道他們看見很傷心, 我記得打完進房,我心裡在哭,祖母進來她跟我說:「你有否想過戒了它?」 我說進四塊半(棺材)才戒掉,即是說我死了才能戒掉。 她說:「為何你不嘗試努力點?」 我說:「試過了,但沒有用,沒有可幫助我的。」但很奇怪,我祖母是個傳統拜偶像的老人家,在那一剎那她竟然跟我說:「有否到一些信耶穌的地方戒(毒)?」  當時我感到很奇怪,試一試也無妨,這樣心態去福音戒毒,從那次開始,進去後,我真的接觸到神,也藉着信仰改變自己生命,去戒除毒癮。

旁:韓樹華戒毒之後,就開始參加廟街一間教會的聚會,不過真正令他完全改變過來,是因為一件事讓他體會到甚麼是愛。

黎:我記得90年,有一次我在廟街外展傳福音,便遇見樹華,那時他很失落,很沮喪,我便邀請他回教會,他也很投入。 但是有一晚我跟他說:「樹華,崇拜後我們有通宵祈禱會,你今晚來祈禱會吧! 那麼,他便說好,今晚見吧! 牧師。當晚他沒有出席,不久之後,他打電話給我,說Sam叔啊! 對不起,那晚我沒有出席祈禱會,跟朋友們到卡拉OK喝酒,怎知喝醉了,跟別人衝突,打傷了警察及拒捕,就這樣便把他捉着,送到法庭,我聽後十分緊張,便約他上來商談,為他祈禱。 他來到的時候,我真心的問他,樹華說真的,在你一生中,有否做過一件有意義的事,他說沒有,一件也沒有。 我說:「既然你跟朋友﹒﹒﹒一句說話便跟人打打殺殺,如果你跟隨耶穌,我相信神會使用你,將來就會做牧師,多於做小流氓,這番說話之後他很感動,於是我說:「這樣吧!我跟你一同上法庭,向法官求情。」

韓:當時他很忙,我說:「你太忙碌了,算吧!我自己到法庭,你不用陪我。」 他說了一句話:「時間對我來說很重要,但是你的生命,對我更加重要,因為我愛你。」 啊! 他說了這話,我心裡真的哭起來,我很少﹒﹒﹒就算是我父親也沒有說過他愛我,但Sam叔說一句「他愛我」給我感到這話是耶穌基督透過他向我說,那次之後,我真的很體會到神的愛,由那時開始,我真的悔改,我立了志,跟神說,這件事如果祢判我去坐牢,我也要作保羅,在牢中見證你,但如果我這次無恙,我生命在這裡,你喜歡怎樣用我,我便給你使用,由那時開始我真的改變。

旁:這件案件最後有一個意料之外的結果,因為另一方沒有出席聆訊,所以韓樹華只是被輕判罰款了事,而這件事之後他由一個癮君子,成為一個身心健康的人,再修讀神學課程,參與教會工作,最後更被按立為牧師,是他意想不到的。 他更加想不到他會在教會認識今日的太太,建立了一個幸福家庭。

韓:當我跟她結婚時,我父母曾說:「你結婚又如何?  你以前吸毒,是不可能生孩子。」 嘩! 這句說話,好像一個咒語般,我常常想到也很害怕,也相信這是一個事實,到她懷孕,有了我們第一個孩子時,當他出生的一剎那,我感到神的恩典很實在,人看來不可能的,但神卻以這嬰孩來證明祂的信實,還不只一個,是兩個,還是男孩子來的。 我感到在這過程裡,給我很享受到一個家。

韓(給他的孩子們講故事):「提到大衛有一次打仗,與一個很高大的﹒﹒﹒」 「做一次給我看,看他怎樣揮動吧!  一放﹒﹒﹒啊!  這就跌下去。」

韓師母:「其實有數件事很感動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我生第一個孩子的時候,他非常緊張,生產那刻,因我不懂用力,那時很辛苦,後來樹華大聲的喊,奉耶穌名叫你出來,那時人人也笑說:「韓牧師不用緊張,不用緊張。」 我感到樹華與我一同感受那份痛,因他看見我痛,怕我很辛苦。 在那一刻,我知道他很愛我。  從很多的事情中可知他很愛我的,第二件事,就是孩子出生了,把很多時間放在孩子身上,生第一個孩子後,我有產後抑鬱症,但很快便沒事了,情緒波動﹒﹒﹒我坐着哭,他也坐着與我同哭,他不知怎麽辦,我也不知,倆人一同哭了一小時。  神真的很好,很疼我和樹華,幫助我們一同經歷這難關。 有很多次,例如孩子半夜嘔吐或高燒,他會第一時間趕回來,在教會有工作也好,會跟弟兄姊妹道歉說孩子高燒,趕回來帶孩子往急症室,真的很多次,在這些情況下,我知道他很愛家庭,很願意為家庭犧牲。

韓(與妻兒一起禱告): 「求主祢祝福我們,給我們有大衛的信心。」

韓師母:「到後來,他爸爸去世時,其實他爸爸去世的時候,我覺得最深刻,就是在床上跟爸爸傳福音,說很多他爸爸還大聲罵他,有很多場面再勾起了他父母怎樣對他的情景,我看見樹華真的很忍耐,整個過程,他真的沒有反駁他爸爸,也沒有任何對爸爸的怨對,這讓我從他身上看到寬恕的重要,因他父母是收養他的,所以過程中,很多時在親戚前大聲罵他,就是在我及孩子前也很大聲的罵樹華,所以過程中我很心痛,但我看見樹華他很忍耐,我看見他忍、忍、忍,跟着我見樹華有一次很清楚的跟父母說很愛他們,雖然沒什麼,就只是一樣,很愛他們,他爸爸,真的感謝主啊! 他後來真的經歷到愛,因為樹華很堅持去愛他,縱使他大聲罵他,在他住醫院時,我們帶了東西給他,他說為什麼還給我這些,我已經不可以進食了,雖然他還吊鹽水,不能吃,還插着喉,但是樹華仍然拿毛巾,錄音帶給他聽,還一面講解聖經給他聽,他也拒絕,到最後一刻,樹華握着他的手跟他說:「爸爸不要緊的,我還是很愛你,無論如何你也信主吧! 我也想在天家看見你,就在那一刻,神真的很愛他,很愛爸爸,也很愛樹華,神真的在當中。 我感到樹華真的很好,很懂得去愛一些不可愛的人。

旁:如果用人的眼光,以前的他一點都不值得愛,但是神卻是愛他,也讓他感受到人的愛,所以他今日同樣去愛一群和他以前一樣的人,因為他相信神同樣可以在他們身上做奇妙事。

韓: 我常常說:「這個小組叫什麽名字?」當然小組叫「拉撒路」,但很多時候我說笑叫這小組做「重案組」,重案組的意思即是說這些人很多都犯過案,有案底,在當中有戒毒者,已戒毒的吸毒者,有些患過抑鬱症、酗酒,有些賭徒,有些是黑社會頭子的太太,他們的背景是比較複雜,這群人當他們認識耶穌,他們的生命是可以有貢獻的,叫他們重拾自己的價值,所以在小組裡,他們不單只得到彼此支持,更可用他們的生命到外面支持不同需要的人。
吳淑文: 過去我是爛泥,我感到自己在世界上生存與否也不打緊,但在耶穌裡才能夠成為新造之人,我感到自己很有用,我知道自己吸毒那麽多年也死不了,神是很珍惜我,所以我在餘下的日子,雖然我三十歲多才戒掉毒品,我現在已四十多歲,我是很珍惜我信主後餘下的時間,因為我覺得要追回,我要去學如何去珍惜自己的光陰,如何善用自己的恩賜,讓自己的恩賜被神使用。

盛叔:真是很奇妙,信了神之後,生命、生活上也可以改變了,戒了酒,抽煙也慢慢戒掉。

旁:以前酗酒又患過抑鬱症的盛叔,在晚年才做回一個健康的人,但他就很熱心地去做義工,風雨不改派飯給露宿者,關心他們。

盛叔:接觸一些露宿者,有時自己想,如果我當初繼續喝酒,也會像他們一樣。 一面與他們交談,便可以看到神祝福他們。

阿Wing:以往我未信主之前,是很壞,也有吸毒的背景,後來在戒毒的過程中,信了主,到現在有時候在油麻地一些佈道會跟別人傳福音,與過來人交談,有時也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
韓師母:其實在樹華的工作裡,我和兩個兒子也很開心的參與。 我們為何搬得那麼近教會呢? 一直以來也住得很近,因為我們一路以來有一個觀念,我們想做(服侍)街坊,這樣我們覺得很被接納,他們也很被接納,其實就是這樣事奉,神不是揀選一些很好的人服侍祂,而是神要揀選一些卑微的人,就是你要服侍一些貧窮的人,要服侍的就是稅吏,就是服侍一些漁夫,耶穌也是這樣做,我覺得樹華跟我都很有異象去做這些事奉,所以我們倆有時會一起去派飯,我比較少出動,在節日時帶兩個孩子一起去派飯。 我們比較喜歡這裡,其實買這樓房後發現可以看到住在橋底下的人,很多時候我們會為他們禱告,我兩個兒子很喜歡去派飯,他們會坐在露宿者的床上,街坊的床上跟他們交談,我很開心就是目睹他們很願意坐下與人交談,也不感到污穢。 別人蹲下,他兩也蹲下,別人站他們也站,別人坐在床上,他們也坐在床上,一點也不介意,我很高興看到這麼樣,樹華的遺產,遺留下去給兩個孩子。
黎振滿牧師:其實拿撒勒昔日也是污煙瘴氣,罪惡滔天,是一個很低下層的地方,耶穌在那裡出生,我亦都相信,今天的廟街表面好像昔日的拿撒勒一樣,黃賭毒,污煙瘴氣,但我相信在最黑暗的地方,神彰顯祂的光明;在詛咒的地方,主彰顯祂的祝福。 而韓樹華牧師就是在廟街裡,神將腐朽化神奇,改變他的生命,從一個流氓成為一個今日的副主任牧師。 十六、七年前我來這裡時,我是孤軍作戰,但我看到神興起很多教會,很多弟兄姊妹,在這裡能夠經歷到神的同在和祂的榮耀,也看到這一代、下一代不斷地有很多人起來延續這個夢,叫這個夢催化我們裡面的力量和資源,能夠委身於神在這時代給我們的呼召。

韓: 去參與這行動時,一步入廟街時,他們會覺得:「可以嗎? 能成功嗎?」  但聽到的見證就是神使用我們每一個,當我們願意付上努力時,原來神在背後作了很多事情,以至看見這地區,真的得著改變。
   
來合一啦,活出真愛與捨己來作工啦,贏得香港這片地
團結發揮真的愛,煥發信心創未來願見香港歸我主。
來合一啦,同舟甘苦也與共,來作工啦,未得之處得恩寵
盡獻丹心跨千里,務要蒼生得真理同讚基督 王之王
來合一啦,活出真愛與捨己來作工啦,贏得香港這片地
團結發揮真的愛,煥發信心創未來願見香港 歸我主。

主耶和華的靈在我身上;因為耶和華用膏膏我,
叫我傳好信息給貧窮的人,差遣我醫好傷心的人,
報告被擄的得釋放,
被囚的出監牢;報告耶和華的恩年
                                                                           以賽亞書 61:1-2

承蒙 "基督教福臨教會" 授權轉載


 

Copyright © 2006-2019 The Vine Media Organiz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