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升級工程進行中,期間或會有中斷和不穩定的情況,請諒解,謝謝!
Vine Media
主頁 | 關於我們 | 支持我們 | 聯絡我們 | 常見問題 | 網站連結 | 手機網站 | 設定為首頁
简体
網上電台 隨想隨筆 信仰見證 認識真理 音樂分享 教會講壇 創意短片 聖經靈修
 
認識真理目錄
與神對齊-張哈拿牧師
先知恩賜之危與機 The Gift of Prophecy
烈火學校 School of Fire
新造的人 New Creation
至聖所的禱告-張哈拿牧師
進入豐盛使徒性年代
重要屬靈兵器學習-號角
活出真理-布永康
恢復大衛帳幕-琴與爐
新婦戰士 – 邁向成熟
主日崇拜 II
如果我可以
人的破碎與靈的出來
正常的基督徒生活
敬拜讚美節慶 Praise & Worship
達成目標的決心系列 ~ DETERMINATION
信心-祝福及醫治的鑰匙 ~ FAITH
新生命行為 VIII – 克服癮習
新生命行為 VII – 態度和行為
新生命行為 VI – 基督徒女人
新生命行為 V – 基督徒婚姻技能
新生命行為 IV – 真正的自由
新生命行為 III – 父母教育
新生命行為 II – 家庭的認識
新生命行為 I – 自我認識
主日崇拜 I
星火飛騰
走出憂谷
開卷有益
中國生肖
建立合主心意的教會
廣東客屬教會的恩典源流
信仰與文化
明道聖經專題講座
創世記系列
生命的抉擇
從約翰福音看耶穌基督身份
第五屆崇基基督教文化節
第四屆崇基基督教文化節
第三屆崇基基督教文化節
八福
十架恩情
星空深情 - 聖誕節文化與意義
襌修與靈修
基督徒與佛教徒的對話
如何向佛教徒傳福音
揭東方閃電的邪教本質
不住增長的信心
十字架道
基督徒信仰入門
從文化角度認識中國宗教
信仰市場‧消費教會
「耶穌的另一面──Marcus J. Borg 眼中的耶穌」講座
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 認識真理 » 第三屆崇基基督教文化節 » 存謙卑的心與上主同行-回應(一)

  第三屆崇基基督教文化節 (存謙卑的心與上主同行-回應(一))
其他章節

今屆文化節的主題:行公義.好憐憫 -- 存謙卑的心與上主同行,取自於舊約聖經彌迦書六章八節,委實是每一位追求止於至善者的座右銘。


第18課 - 存謙卑的心與上主同行-回應(一)
  

主持 : 鄭漢文博士
講員 : 陳耀南教授.倪匡先生.黃毓民先生

漢文:現在我們餘下的時間是開放給大家,請大家提問,不用害怕,因時間有限,我們希望九時半左右完結。好,那邊有人舉手,請給他麥克風。

觀眾:是否信主後一定要把賺取的金錢,奉獻十分一出來?我捨不得那些金錢。

倪匡:我這個答案牧師可能不喜歡,但真是我真實的經歷,我不知多少次,上帝叫我不要去教堂,就是這樣。真的!祂叫我不要去教堂,不要傳福音,我也不知為什麼?

毓民:陳教授有沒有回應?

陳教授:我想這個要請教牧師。有舊約時期的安排,現在的安排,如果真心相信,這個奉獻是沒有問題的,是由心發出,但令我們掛心的是,教會及機構方面真的要善用捐獻,不要濫用及浪費信徒的信心,對吧?反之把那些血汗金錢,在那些不合神心意的地方花掉,恐怕會羞辱主名,另一方面會另很多人不信主。這個說來話長,但在座有很多很好的牧者,其實會後或其他場合可以再請教他們。

觀眾:我想問一下倪匡先生,為什麼不會去教堂,甚麼原因?

倪匡:我不知道,上帝叫我不要去。真的!我時常也聽到上帝的聲音。我本來抽菸抽得很厲害,一天抽五包,忽然有一天,莫名奇妙地聽到上帝說,我可以不抽菸,我就立即不抽了,完全沒有任何過程,真的不敢相信,我十六歲開始抽菸,到五十多歲,突然不抽菸,毓民可以證明我以前抽菸有多厲害,你們看過有人一邊刷牙、一邊抽菸嗎?上帝一句說話:「你可以不抽菸」,我便十多年也沒有抽過了,但我又真的不相信抽菸有害!

毓民:大家要把握機會發問,特別是倪匡在此。

觀眾:我想問一下毓民,你在政界或電台裡,跟很多人唇槍舌劍,你會害怕自己的說話會不合上帝心意嗎?比如有些對立的都是基督徒,像葉劉淑儀他們也是,那大家都是基督徒的話,你又怎知自己是對呢?

毓民:你這個問題是有問題的!基督徒不一定是對的。

觀眾:對啊!那你又知道你自己所說的是對的?怕會說錯話嗎?

毓民:我們都是說自己相信的話,至少是我自己相信的,不像有些基督徒,他說的連自己也不相信,對吧?像禱告便是,有些人禱告唸唸有詞,文采風流,像教授所說的,但無血無肉,禱告是要有血有肉的!你叫我文采風流地禱告二十分鐘,我必定可以!但上帝知道我在說謊,要有血有肉!比如說今天我們談「行公義、好憐憫」,你是一個基督徒,你卻親建制,語無論次,好像我上之舉例說,有個人他說他去人民大會堂,看見溫家寶,他說這是神的旨意,我們有一個那麼和藹可親的大家長,讓我在中南海有幸可見到他,真是中國人的福氣、上帝賜的福!你是否幾乎想一槍打死他?

倪匡:我有補充!

漢文:不用舉手,隨便發言就行啦

倪匡:我覺得上帝看對與不對的判斷,與我們人間的判斷有很大區別,在人看來是大罪惡的,可能在上帝眼中微不足道,在人看來微不足道的事情,在上帝眼中可能是很大罪,這是我要經歷很深切的讀經,才體驗得到。像大衛王就是一個簡單的例子...

毓民:對呀!很厲害!

倪匡:他的行為令人多麼的討厭!

毓民:對呀!偷窺人家洗澡!

倪匡:偷窺人家妻子洗澡!害死人家丈夫,霸佔人家妻子,但在聖經記載,大衛又是上帝喜愛的人,為何呢?這就是一個預視,人間所謂的罪,跟上帝眼中的罪是兩回事來的,你不能用人間的道德標準來衡量上帝的標準,我覺得體會這點是非常重要的。

觀眾:我想請問倪匡先生,你說時常聽到神跟你說話,最直接的一次是如何聽到的?是突然有一把聲音,還是禱告或做夢時聽到?可否具體形容一下?

倪匡:有時在我禱告後立刻聽到,有時在我禱告後若干時間聽到,有時是失驚無神聽到...

毓民:哈哈!

倪匡:「失驚無神」這個詞用錯了嗎?

毓民:「失驚無神」是對的!沒錯!

觀眾:請問是廣東話的聲音?是國語的聲音?還是英語的?

倪匡:我是感覺到的...

觀眾:是感覺?

倪匡:事實上不是聽到的,是腦部感覺到有一種聲音,總之是我理解到的,也沒有特別去理會是什麼語言。好像「你可以不抽菸」這句說話,起初聽到我不明白,那時我還在抽菸中,而且剛過年不久,人家送來的煙堆到像山一樣,但我連續聽到三次「你可以不抽菸」,我便忽然恍然大悟,原來抽菸是一種刑罰來的,罰了你抽三十年菸,現在刑罰滿了,你可以不抽,你還抽?那樣便很愚蠢了!人家打你五十大板,五十下打夠了,你還翹起臀部給人家打?沒理由吧?於是我便弄熄手中那根煙,我說我知道了,我不抽啦!可以不再抽啦!煙刑滿了!從此就不抽了!

觀眾:那麼是有對答的嗎?

倪匡:有的!絕對有對答!你可以不停問祂的,我相信這些事情,每一個信徒也可以做到的,你只要誠心相信,你始終有一天會聽到神的聲音。一定聽到的!這是絕對可以肯定!其他事情可欺騙你,這些不能欺騙你,否則全世界哪有這麼多人信?

觀眾:你以前寫的科幻小說非常捧!很好看!

倪匡:謝謝你!

觀眾:我想問你以後會寫一些有關基督教題材的小說嗎?

倪匡:剛才也有個記者這樣問我,我是一個寫小說的人,所以我寫小說的時候只考慮這個小說好看不好看,如果加了基督教題材,令這個小說好看,我一定會用, 但如果我考慮到,加了基督教題材,令這個小說不好看,我就不會用,而且我以後也不會寫小說了,因為我寫小說的屁都用完了。

毓民:他是要寫好看的小說。

倪匡:我認為小說只分兩種,一種好看,一種不好看。非常簡單,沒有其他分類的。

觀眾:謝謝你。

毓民:有些人問倪匡如何寫科幻小說,他說我不是寫科幻小說,是寫幻想小說。

倪匡:我沒有什麼科學常識的,之前有一個記者來我書房,他說我一定有很多參考書,我說是呀,我有看百科全書,他一看是「少年兒童百科全書」,之後笑翻了!這些知識已經夠用了。

觀眾:你好!倪匡先生,我想問一個問題,據我所知聖經裡說,信徒不可停止聚會,原因是如果你不聚會,你的信仰是會有機會偏離,但我剛才聽倪匡先生說,上帝叫你不要去教會,那我想知道這想法,跟聖經教導會否有出入?你如何肯定你的信仰是正統的?

倪匡:一點也沒有出入,我雖沒有去教會,但我有跟信徒聚會的。

觀眾:即是你雖沒有去教會,但你自己卻是有跟信徒查經聚會的?

倪匡:我跟很多牧師有來往,也有跟很多信徒有來往,像毓民先生就是了,是有的。而且我們也時常交流信仰心得。

觀眾:好!謝謝你。

倪匡:有聚會!有聚會!

毓民:而且他又時常看聖經,這方面我可以補充一下,但我以往也會盡量抽時間,星期天到教會崇拜,但有時真的忙去不到,你不能將他變為一種形式,對自己的限制,我們可以利用其他的時間,比如我們晚上睡覺前會閱讀一些經文,看看對自己今天的行為有什麼啟發,這些都是每天在做的事情。

倪匡:我不知道你信不信,我有很多次經過教會,已經想走進去,但卻給一把聲音拉出來。

毓民:就是叫你不要進來!對吧?

倪匡:即時掉頭便走。

毓民:想進去,但又走出來。

倪匡:有一次給張瑪莉帶了我去銅鑼灣一間教會,已經要上台說話,但卻有一把聲音叫我:「快點走!快點走!」,後來我逃走了,後來張瑪莉很惱我。

毓民:這可能是上帝給你的啟示,我們很難解釋。

倪匡:我也不明白。有一天有人問我一個很愚蠢的問題,他說上帝可否做一塊祂搬不動的石頭,那即是挑戰我吧!因為這問題是無神論者否定上帝的問題,你說可以,那石頭搬不動,神就不是萬能,你說不可以,那做不出這樣的石頭,神又不是萬能,你猜我如何回答?我說你去問上帝吧?我怎會知道?那麼深的學問我怎會知道?他傻了又說:「我怎問上帝?你信祂你可以問祂!」

觀眾:請問三位講者,信徒決志信主,有時是受到一些感動,或是他覺得遇到神蹟之類,那我很想問問三位,你們決志信主的過程裡,關鍵其實在哪裡?比如倪匡先生的戒酒或戒煙經歷,是否在那次祈禱戒酒後,就有一個心去決志信主,還是要經過一段蘊釀時間?我想請三位跟我們分享一下,你們決志信主的關鍵及過程是如何?

陳教授:我想有時不要太劇劇化,如佛家所說,有些人是自悟,有些是頓悟,但我們基督徒相信,上帝在人的身上計劃每個不同,有些人卻是因為一些突發事件,比如說健康上遇到問題、家庭有些變故、看到某些突發事情或很大的心靈衝擊等等...這些都是可以理解,亦可能也是相當感人的,而且我們常常見到很多見證也是如此,但我猜更多都是細水長流式,即是好像那溫度慢慢增加,到達一個臨界點的時候,他就自己醒悟,而小弟則屬於後者,多年來我們都是像牧師出的題目一樣,「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欄柵處」,有生以來也會想這些問題,只不過是時機未成熟,或是自己靈性未足夠,正如我則長話短說,人家問我為何信主,我說很簡單。第一,我是一個人;第二我是中年踏入老年的人,現在過時了,現在是老年踏入不知什麼年的人;第三,我是一個讀中文教中文的人,這三點都是一個因素,是慢慢的來。作為一個人,自然都某個階段會問,人世間很多奇妙的自然現象何來?生命又何來?你自然想找尋一個根源,作為一個中年踏入老年的人,你自然會覺得日子好像漸漸不多,自己前路茫茫該如何?以往的日子自己做錯很多又想錯很多,如何感謝這位饒恕我的主?諸如此類...於是我會覺得,不單止不可再信自己,我亦不可以再離開這位一直那麼愛我,那麼帶領著我的上帝。第三點,我相信大家也有感覺,特別是我們讀中文教中文的人,在這裡長大,或是移民去了,那心靈的衝擊相當大,我們會想這些不是個人問題,而是整個國家、民族,為何我們走了千年冤枉路,為何我們的諸子百家思想那麼好,但都解決不了那些基本問題?我們之所以要移民,要連根拔起,之所以我們要成為二等公民?其實也不錯的...但為何人家和平安樂,而我們那麼多問題?這些只要願意去想,每一個也會想到,所以為何美加、澳紐那些地方,那麼多人移民過去?而且那邊的教會也興旺發達一些,就是香港生活太忙,可能沒機會想太多問題,到像我們年齡的時候,已經退休,有的是時間,有的是自己反省的時候,就會想到,我想像我們情況的人很多,不只我一個,但剛好感謝上天給我一個機會,今天向你報告一下。多謝。

倪匡:我很簡單,因為我體會到,既然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這裏,你完全沒有辦法與神爭鬥,我信祂又沒有什麼不好,你看聖經的保羅,保羅信上帝的過程和我差不多,保羅也鬥不過上帝,所以唯有信,結果他變成一個很出色的信徒,我不敢自比保羅,但我情況都是一樣,因我覺得這力量實在大得不可思議,而且祂對你很好,你為何不信服這股力量呢?

毓民:至於我也很同意倪匡的說法,而教授的說法我們也有那種感受,我們都是五十出頭,接著把自己交給上帝,那就希望未來作一些上帝喜歡的事情,所謂人從天願,我也試過用這題目,述說自己信仰的歷程。而我們所作的,包括我做了幾十年的新聞傳播工作,現在社會的風氣那麼壞,恰好是我們過去這幾十年,自己堅守原則,我辦過雜誌,出版過報紙,幹過電台、電視節目,甚至互聯網,什麼也幹過, 但是無一次誨盗,無一次誨淫,也是希望可以令自己過去所受的思想訓練,或自己讀書所學的東西,可以在一個這麼艱難的社會,一個物慾橫流、資本主意、自由市場作為絕對價值的社會,富人尊大、貧富縣殊、特權橫行的這樣一個社會,但我們覺得有了這份信仰之後,自己再去從事這個工作時,意志便比較堅定一點,不然很容易完蛋,否則會像馮檢基「又傾又砌」(既溝通又對抗),劉千石又不知去了哪兒,他們都是基督徒,都是民主鬥士來的,所以大家要互相勉勵,我們有了這份信仰後,對我自己來說,變成不會優先考慮物質生活,永遠只會考慮對社會的公義,這個我不是唱高調,已經身體力行幾十年,但也令自己很艱難。我們願意投靠富有的人,或說一些當權派喜歡聽的話,我們生活會很舒服,但精神卻很空虛,而且我已經花很多唇舌說服我妻子,可是到現在她也不接受,但不要緊!我會繼續跟說服她,因為她覺得我五十多歲,仍可靠寫稿賺點錢,又間中可做做電視節目,但為何硬要做些沒收入的工作?要靠她賣麵來養我,但我仍得要說服她。如果用倪匡的說法,這都是上帝的旨意,沒辦法,所以我們會繼續下去。


未有回應

 

Copyright © 2006-2022 The Vine Media Organiz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