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升级工程进行中,期间或会有中断和不稳定的情况,请谅解,谢谢!
Vine Media
主页 | 关于我们 | 支持我们 | 联络我们 | 常见问题 | 网站连结 | 手机网站 | 设定为首页
繁體
网上电台 随想随笔 信仰见证 认识真理 音乐分享 教会讲坛 创意短片 圣经灵修 讨论区
 
教会讲坛目录
:: 那些年在黑道的日子 2 ::
:: Shining Life 布道会 6 ::
:: Shining Life 布道会 5 ::
:: Shining Life 布道会 4 ::
:: Shining Life 布道会 3 ::
:: Shining Life 布道会 2 ::
:: Shining Life 佈道會 1 ::
:: Never Give Up 布道会 5 ::
:: Never Give Up 布道会 4 ::
:: Never Give Up 布道会 3 ::
:: Never Give Up 布道会 2 ::
:: Never Give Up 布道会 1 ::
:: 当我遇上上帝 ::
:: 兔年话兔(下) ::
:: 兔年话兔(上) ::
:: 虎年话虎(下) ::
:: 虎年话虎(上) ::
:: 苦成福 (下) ::
:: 苦成福 (上) ::
:: 升呢音乐布道会 (下) ::
:: 升呢音乐布道会 (中) ::
:: 升呢音乐布道会 (上) ::
:: 生命有Take Two (下) ::
:: 生命有Take Two (上) ::
让梦起飞
:: 我要高飞 ::
:: 如何成功?::
:: 梦想... ::
:: 爱.回家布道会 ::
Bookmark and Share  
  主页 » 教会论坛 » 让梦起飞

  让梦起飞



司徒永富(鸿福堂 集团执行董事):

- 当人生里面有上帝带领,我所讲的,都将会是祂所带领的!
- 上帝的确令我创奇,因此我总是相信上帝在每一个人身上,都有祂的旨意!
- 自我有了这个信仰,祂带领我人生其后的道路,祂带领我渡过人生的波浪,重拾我的事业,愿将一切荣耀归给 神。

分享日期:2007年7月11日
分享地点:迦密主恩中学

-----------------------------

我的名字是司徒永富,当你听到这名字就知道我家有多富有,今生富有还不够,还要永远的 富有。当我出生的时候,我爹爹替我改了这个名字,其实他是“发穷恶”的,为什么呢?因为我出生时,我家里是最穷的。穷到什么地步呢?家里穷到当妈妈生我的 时候,身体是很虚弱,也没法寻找适当的治疗,于是勉强的把我生出来,当我八个月大的时候,我妈妈就去世离开了我。因我妈妈的体质使我的健康大受影响,成为 一个长期病患者,得了很严重的哮喘。这哮喘使我有好几次在医院的急诊室,差点夺去我的性命。家人对我的出生也没有太大的期待,只希望我长大成人可以带给家 里一点富有,所以把我改名为 “永富”──就是永远的富有(从此以后你听到这类的名字,你就可以知道家里不是那么有钱的)。李嘉诚不会给他儿子改名为李永富,或是李带金,李带银。通常 这只是一个愿望,好像大会的主题一样,是一个“梦想”。

这梦想能不能达到是一回事,但是名字可以带给人希望祝福。我渐渐长大的时候,我就改了一个英文名字叫Forever Rich Sezto,使人可以记得我。因我在很穷的环境长大,有很深刻的两段童年的往事。在我出生八个月后,妈妈就去世离开了。爸爸因为要工作赚钱,他就去了很远 的地方,叫做汶莱,一去就去了十一、十二年。在我整个童年,是没有母亲的关爱,也没有父亲的影像,我就是这样子成长的。我小时候是跟着我的祖父母生活,我 们住在一个很小的地方,像一个笼子,一张双人床的尺寸,我们三个人就是睡在一齐的,我就是这样成长的。过了多年,因政府徙置,我们就有机会徙置,搬迁到徙 置区,现在那些徙置区已经拆卸了。徙置区的厕所是在屋子外面的,假如人急着要上厕所就跑出去,之后,发现有人在用。但最难受的是徙置区里的吸毒的瘾君子, 原来在我的邻居里有很多的吸毒青年,不知为何他们会多了一条钥匙可以进到我们的厕所,在里面吸毒,有些还睡在里面。这样的环境而陶造了我们这群小孩子,像 街童那样的成长。

街童的成长,是否开心?其实是很开心的,因为街童通常都很想被人照应的,譬如街童出外去玩,有一些大佬们会照应,那些大佬们会请吃东西,但他们是对你有期 盼的,当你渐渐长大,他们就会迫你进入黑社会。在我所住的屋邨,我是住在二楼,下面有一个广场,每隔几个月,就会看到黑社会举行新会员的仪式,有些人在那 里加入做会员,有些人在那里表演神打(又称“出乩”),乃神功之一种。我的童年和青少年时期,就是这样子成长的。其实我也不清楚谁是我的大佬,直到有一 天,我才开始清楚了,就是有一个早上,我看到有很多警察来到屋邨,抬出很多箱子,里面放着很多枪械,原来我们的大佬们作了一件很轰动的劫案,就是恒生银行 七百万元的大劫案。因为我们这些还不起眼的小伙子太小,所以他们没有让我们参与这行动。但有些家庭是一门几杰,我在自己的屋邨往对面十五座、十六座看,很 容易就看到那一家是杰出的,就是看到当他们把家里的窗帘拉下,就知道那家人有子弟去参与这大劫案。我们平常在一齐踢球,行诡诈的时候,看到有比我大一些的 大佬跟着他的哥哥去打劫,所以就会有一门几杰出现。当然那些犯案年龄不足的青少年,就会放进惩教所,或是劳役中心。当年我是怎样生活呢?在看见这些大佬还 没有进入监狱前,其实我是过得很开心的,靠行诡诈来生活。比喻说,自己很向往有一部脚踏车。我看到一个比我体质弱的小孩有脚踏车,我就问他,你拿这部脚踏 车去那里?他说:去归还给租脚踏车的店铺,我就说我帮你去还。但当然我是不会拿去还的,我就拿去玩。事后这小孩一定会很糟糕,因为他一定没有脚踏车还给店 主(不知道这小孩有没有去跳楼)。当年我们这些帮会的同党在做什么呢?我们通常会去沙滩,做沙滩老鼠,在沙滩偷浮床,游泳衣,有什么可以偷的,我们都会偷 的,之后我们就会拿到徙置区的垃圾场里,因我们同党中有人是倒垃圾的。我们是很开心的,因为偷完之后,我们要拿那些物品摆出来晒干。当我们把物品摆出来晒 干的时候,就会有另外徙置区内十二座里头的同党来偷我们的物品,于是我们就会起争斗就会打起来了,我们会约在山头上打架,好像华山论剑一样,我们平常的生 活就是打来打去,我就是这样子成长的。

在那劫案之后,我父亲在我十一、二岁的期间,就从汶莱回来了,我父亲对我是很陌生的,他不知道我是如何的成长的,突然他发现这孩子问题很大,于是就监视我 整年,不容许我出去再过同党式的生活。虽然我没有过这样子街童式的生活,我的成绩也不见得好到那里去,于是我就把我的精力,转移到学校里去。回到学校,我 就开始连群结党,打麻将,或是开派对,这些我从很小就懂得了。在我青少年时期,在那些日子里,当学校有什么活动,我们同学们就会一齐很开心的去做,但当夜 阑人静,大家都要离开的时候,我通常都会说多一句,叫他们不要回去,那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派对也去了,麻将也打完了,还有什么没有做的事呢?其实我是 很怕回家,因为回到家要面对我的爸爸,他是一个愁眉苦脸的爸爸,十几年来从来不认识的爸爸,也要面对和爸爸结婚两年多的继母,也是不认识的。我很多时候不 开心,我就会看着妈妈的照片,也会流下几滴眼泪,少年不知愁滋味,觉得不开心,伸冤,妈妈会明白我的。这是我童年的简略。这叫什么呢?这叫空虚。原来当我 玩尽很多的玩乐,和许多快乐的时候,我仍然是觉得不开心,好像不满足的感觉,最好那些朋友不要离开,他们一离开我就不开心。我现在回想那些日子,我发觉我 自己心深处是有很多自卑。

第一个自卑:我有很严重的口吃(俗称“结巴”、“磕巴”、“漏口”),我在屋邨里是很有名的,叫“漏口仔”的就是我,漏口的人是十分钟也说不出意思来,但 不要小看这样子的人,通常漏口的人是因为他的脑部思想比话语还快,其实他思想比你我还快,只是他的口舌配合不到他的话语,说出来比你慢。通常这样的人比较 聪明。我是如何去克服漏口呢?我发现我很紧张,于是我就放轻松自己。其二,漏口的人会忌讳一些字的发音,比喻,当我打电话给朋友,通常第一个字会说,唔该 的唔字,这字是很难发出音的,我就将唔该陈先生或是Mary在吗?改为请问陈先生在吗?将唔该改为请问。这就是我的自我治疗。通常有漏口的人,他解决了开 头语,他就会讲得很畅顺了。因为他怕讲话一断了,他又要找另外的字语再开始讲,这是漏口仔讲话的困难。

第二个自卑:高度。现在我的高度还可以,但我是发育比较慢的,我到小学六年级的高度才达四尺六寸,在整个成长的过程里面,不会觉得自己太自卑,因为有大佬 在照应着,所以这是我很喜欢跟着大佬的原因。在外面贪玩贪吃,大佬请吃几粒“鱼蛋”,我就很开心了;大佬去打球,也邀请你去,虽然我个子小,就算没有机会 踢,那些大佬也会给我机会作守门员。通常守门员是没有人要作的。我们这样子的,只有四尺六寸的孩子也可以当守门员,可想而知他们是多么看得起我。

第三个自卑:得不到家庭温暖。因我自觉没有在一个完整的家庭成长,我很渴望有一个很关心我的家庭。回想我小时候,当我乘坐天星小轮的时候,坐在船头最前排 时,看到一些幸福的景象时,我是很不开心的,比如:当看到别人的父母,他们握着自己的儿女在小轮上玩得很开心,同时在享受着这海港的景色。我发现为什么我 还是孤家寡人的一个小孩子。在我童年和我同时成长的小朋友,现在有迪士尼乐园,以前有荔园游乐场,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才进入荔园游乐场?我是长大成人后, 才第一次进荔园游乐场玩的。我很向往被爱护的生活,原来这三样东西,陪着我在童年、青少年时期成长,我是不断在扭曲对自己的要求,虽然我觉得自己不足,但 我是很想能够脱离那个环境。

第一次的转捩点:是在我小学五年级时,当时的学校没有现在那么先进,每个课室是用木板间隔的,我读的学校是所谓的“板间学校”(木板盖成的学校)。什么是 “板间学校”?“板间学校”是用木板将课室隔离的,所以可以听到隔壁上课的声音。要作弊是很容易的,只要把作弊的纸条从地上偷偷地递给隔壁,因为木板下面 有空隙。还有老师打学生,也是可以听到的,木板会发出振动的声音。有一天老师对我们说:“你们这群学生是“地底泥”(垃圾),你们是烂泥扶不上墙,你们妄 想去考小学会考”。听完老师这一席话,我内心有一种不服气,好像我爹爹改我的名字(永富)一样,当时他是发穷恶。我作为一个五年级的学生,在内心已有一团 火,这团火好像周星驰拍《功夫足球》电影里的一段对白:“我这团火是永不止息的。”于是我就发怒地说:如果我继续在这群地底泥(垃圾)的小孩里生活,我一 定没运气的。其实我那位老师,他打学生是出名的。他还说:如果你不离开这里,你就死定了。于是我在某一个星期六,我带着一群小学五年级的学生,由一段斜坡 向上出发,向一个未明的方向出发。我对同学们说:如果我们找到第一间小学愿意接受我们,我们就进去就读。结果我们找到一间小学,当年那间小学刚刚在招收六 年级的学生,我们有十个小学生被录取,我们就这样进入的。

事情一个月一个月的过去,到了开学的一刻,因为我要订做校服,我就要把我转校的事情告诉我的继母,她听了之后,很生气的打了我一顿,因为我转学校那么大的 事都不告诉她。这也没办法,因我已经放弃之前的学校,而新的学校要做校服才可以上学,我很感谢我的继母,她也愿意给我做学校制服。开学的那天,我发现十个 小朋友里,只有我一个出现在新的学校,可想而知,我是十个救火青年里其中的一个,还是仅有的一个。原来在我的性格里,甚至在我的童年,我都是不甘心的。我 不甘心穷,我不甘心被人看不起,所以我可以紧紧的通过小学考试,当时还要考小学会考,三科(中、英、数)的成绩都是刚刚好合格,因此我就有机会升读中学。

进了中学,成绩也自然是不会好的,而且身体也不好,因是过着街童式的生活,不慬得如何念书,家里也没有人鼓励我如何念书。于是我就开始过得很灿烂,平时我 是如何的过关呢?大家知道我的姓名叫司徒,S通常在一班里排学号大概会排在36、40号的,不知道为何我每年都考36名,我的学号是36号,我考试的名次 也是36名。如果一班有40位学生,我会沾沾自喜,我会往后看,40位的同学里,还有4位同学在我后面。但往前看到在我前面的同学,我心中有一团火,就会 问自己,为何我会比他们落后?我是很想勤奋读书,但我做不到,因为我的本质差,于是我又与一群少年朋友混在一齐。我中一到中三都是靠作弊过关的。我作弊的 技俩是很不错的。现在有时间我也会去教课,其实我是知道学生是如何作弊的,当然科技是日新月异,可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都知道的。我和朋友们一齐作弊 的时候,有很好战绩的时候,能够成功的从最高峰36名次,考到第2名次,在我的人生里,从来没有拿到过第一名,只拿过第2名,包括跑步比赛,学校运动会, 到现在也没有得过第1名。我一路都是靠作弊升级的。

我日常的活动、平常的时间里,我下了课后是在作什么呢?在我的同学中,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家是长期开放的,就是给我们去打麻将,于是我们一下课,就跑去打麻 将,从下午4点打到晚上10点多才回家,一个星期有好几天去了打麻将,家人以为我去了同学家温习做功课,很勤奋的在读书,其实我是去了打麻将。在我们的年 代,当时是很流行开派对的。派对的环境就是,把灯光弄得暗暗的,就是在白天,我们都会用黑色的卡纸把窗子遮蔽,我们可以跟女孩子在很暗的环境里跳舞,而且 我们男孩子还故意选择一些很轻柔的音乐播放,这样我们这些坏孩子可以贴近女孩子跳舞沾便宜。通常男孩子们会坐在暗暗的角落,在看着坐在对面的女孩子,互相 的低语,彼此在认定送那一位女孩子回去… 但在结束时灯一亮,大家都会鸡飞狗跳的跑掉,因为发现那些女孩子真实的样子… 派对开完之后,我们就去打麻将,平时在学校就作弊。每晚在我的内心都有一段时间,是不开心的,也知道真实的我不是这样的。我也曾经尝试很努力去读书,却是 不成功。我也曾经尝试脱离那些坏朋友,但不知为何,到了一段时期,我觉得不开心、孤独,之后我又回到那群孩子的当中。后来我明白了,因为我的自卑感作祟, 因为我矮,在中一、中二也不是很高的。我很想被人照顾,而自己矮、成绩不好,就很想活在群体里面。有没有人喜欢独自去看电影的?有没有人喜欢独自去旅行 的?去到黄山看到风景很美,对自己说:真是美,而没有跟人可以分享的。看恐怖电影,自己害怕而旁边没有人可以靠一下。发现自己从来都是独来独往的。

上帝的创造很奇妙,我们很想被人接纳,但因我是成长在一个缺陷的家庭里,在我的社群里总是没有人会接纳我。于是我就不断的进入一个恶性循环里面,好的人当 然不会接纳我,因为我有口吃,不会讲话,常得罪人,行诡诈,想事情常常想负面的事,读书就想作弊,作弊也要花时间的,有些同学花很多时间去读书,我就花很 多时间去作弊。自然那些正直诚实的学生,他们是不会接纳我们这些坏学生的。我很不开心,这叫做空虚。如果你有这种感觉,我很明白你的心情,当我讲到空虚 时,你应该有多少感觉,就是你想做好,但你做不到。我到了中三的下学期,因一位老师到我的学校授课,而我有机会接触到这个信仰,我接触这信仰时,很快的我 被这个信仰吸引着。当我接触到耶稣基督时,我突然发现,我小时候很想被人照顾,其实我现在有稣哥照顾,有祂照顾就更加的凡事顺利。在我小时或是青少年期, 我很想被接纳,当我回转向上帝认罪的时候,有耶稣来拥抱我,我尝到那种好像被妈妈拥抱的感觉。其实在我的成长过程里,我从来没有享受过被我的至亲的人拥抱 的,是一种很陌生的感觉。但接触那个信仰,而那个信仰告诉我,有人爱你的时候,这件事对我来说是了不得的,但这还不是最重要,最重要是,当我去尝试倚靠我 的信仰,去改变我的行为时,就经历了很奇妙的过程。当我信了耶稣之后,我有几件事要解决的。

第一:不再作弊。我由中一到中三的上学期作弊,现在叫我不作弊,简直不可能,我记得在那学期,我没有作弊,我所有的成绩都是不合格,但得到教会的很好的弟 兄姐妹为我在整个暑假补习,结果成绩可以补考,可以升班。

第二:不打麻将。这件事是很不容易的。在圣经里保罗说:立志行事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我真是苦,因为在我心里有两个律,一个律叫我做好,另一个律 叫我做不好的,于是他说,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原来当我们知道什么能够使我们好,但是我们的身体开始在争夺。我要跟大家很坦诚的分享,我有半年时 间是如何过的。

我早上去开派对,下午去团契,晚上去打麻将。打麻将,开派对都很开心,去团契也很开心,打麻将和开派对是罪里的快乐,而去团契是神圣的快乐。于是我就好像 是无间道,行走在黑白间,一边是天堂,一边是地狱,原来我发现这是最痛苦的。有一次,我在家门口的斜坡接到同学的电话,三缺一,快来,于是我就从我家的斜 坡跑向乐民邨,因跑得太快,就跌倒在地上,那天我所穿的牛仔裤也破裂,脸上也有损伤。当时我听到有声音,是从天上来的或是从我心里出来的,但到现在也不知 道那声音是从那里来的,我想大概是从我的心里出来的。自己内心对我说:司徒永富,你还想怎么样?跌倒了也要去打麻将,你还有什么还没有改的?我真觉得自己 很微小,原来人世间有很多坏习惯,不是我们自己可以改过来的。当我们知道自己不行的那一刻,好像人掉进浮沙中不断挣扎,这挣扎只会更快地沉下去,但只有一 个方法,就是把你的手举起来,或是有人递给你一根棍子,把你拉上来。我不知道在你的生活里有多少的坏习惯,可能你没有比我那么的差劲,可能你也很正直的在 读书,但你也有可能有一些坏习惯,像玩电子游戏,或是其他的事情,你自己生命里阴暗的地方,不敢跟别人说的,我敢说你用你的方法是不能解决问题。那次我跌 倒在地上,我经历了内心的指控,这是很实在真实的。当然做人是要言而有信,答应人要去打麻将是不能不去的,于是我就对自己说:给我去打完这次,于是我站起 来,带伤去打麻将,那次是我人生中最后打的一次麻将,那次也是我输得最多的一次。自从那次之后的主日,我到教会,传道人看见我很不开心,传道人问我,你最 近的生活怎样?我只说了两句,我的眼泪就流下来,现在我知道这叫做圣灵充满。各位朋友,如果你现在站在门外,你亲近这个信仰,知道自己有很多坏习惯,你很 想改过来,你也感觉到好像有一位爱我们,创造宇宙的真神,祂好像在拥抱着你,带领着我们,我鼓励你作这样的祷告,我鼓励你好像当时的传道人,邀请我作祷告 一样,他说:你一定要祷告,他也叫多几个弟兄姐妹,大家向我围起来为我祷告,向圣灵祷告,叫魔鬼从我身上离开,叫我进入圣灵的光照里,使黑暗离开,在那一 刻,圣灵完全的充满我。圣灵进入我的生命里,带领我以后的一生。

大家有没有觉得是很遥远的事情,对于我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当年是1978年,现在是2007年,我信了主29年。就是那一次的祷告,我完成放下自我、自 我扭曲的价值观、我的自卑、别人看不起我、我很渴望家人的接纳、很渴望朋友的关爱… 但在那一刻,我觉得什么都不重要,因为最重要有耶稣基督拥抱我,祂用圣灵来围绕我,带领我走人生的道路。有耶稣基督在我的生命里,那天我哭不停,不知有没 有男孩这样哭的,如果你不介意,你也可以进行这样的祷告,让自己释放,我们一定要被圣灵充满,看见这信仰的喜乐,我们为自己的罪流泪,使我们全面的更新, 全面的否定自己,好像一杯水,将昨天的污水倒去,邀请上帝的清水进入我们的生命里。在这一刻你可以装满多少水,要看你的杯子有多大,容量大,我们的生命也 就扩张了。

当我中三信了耶稣后,我彻底要对付我昨日的坏习惯,如作弊,我将自己交给上帝。就算我是青少年,我都是作这样的祷告,我愿意一生跟随上帝。我要说几件人生 的起伏,我要将荣耀归于上帝。当人生里面有上帝带领,我所讲的,都将会是祂所带领的!例如我的名字叫永富,其实我家是一点都不富有,但我很想做好,很想成 功,好像周星驰一样,就是靠一把火,很想做好。上帝的确令我创奇,因此我总是相信上帝在每一个人身上,都有祂的旨意!我能够成功地签证去美国留学。当年能 够去美国留学是不容易的,能够让领使相信是不容易的。教会有很多爱我的弟兄姐妹,和我同学的爸爸,他用他车厂的存款簿,帮我作财务保证。我有十个朋友是街 童,他们说:在我们的朋友里头,没有人能成功的读书,只有司徒永富,不如我们每人给他一千元。于是我就拿着存款簿和一万元,还有朋友借给我家的一万元,于 是我将所有的钱都放入一个存款户口,就去领事馆去见领使。其实在我内心里,我是不断的祷告。我祷告,如果神让我去接受外面学问的深造,祂一定会带领我,所 以有信仰很好,我们有盼望,我们知道在人不能,在上帝凡事都能。如果你的梦想放在上帝的成就里,祂会成就你的。我最记得那位领使女士会见我时,她看了我的 存款簿,她说:为何你的钱是在一个晚上放进去呢?我就很坦白的把过程说给她听。这位胖领使很幽默地说了一句,既然有那么多人对你这么好,你不要辜负他们, 于是她就批了签证给我,叫我下午四点回去拿我的签证。我就是这样踏上从来不知道的方向,就去了留学。

上帝为我开了学问的路,对于我来说,我是不可能接受正规的教育,我也从来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教育,我没有读过官立学校,我没有读过香港的顶尖的名校,也没有 读过政府的大学,但我总是相信上帝,祂在每一个人身上都有祂的旨意,我有这个信仰去带领着我以后的人生的道路,在97年的金融风暴,我一贫如洗。自我有了 这个信仰,祂带领我人生其后的道路,祂带领我渡过人生的波浪,重拾我的事业,愿将一切荣耀归给 神。

我做起凉茶的生意来,做了七年,在香港由没有这品牌到有这品牌。我今天非常的开心与大家分享,但也想将荣耀归于上帝。在我们的人生里面,就好像一条船,这 条船将会乘风破浪。刚才牧师说:八月八日要放榜,有很多的眼泪,也会有很多的笑声。我要跟大家分享,29年的经验告诉我,这是不重要的。因为有上帝与我们 同在,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有可能失去一些东西,也可能会得一些东西,也可能你得到了要来荣耀上帝,于是你会向着那方向做得更好。但无论我们在赛跑场上, 我们所跑的姿势如何?我们的风速怎样?有些人跑得快,有些人跑得慢,但我们都有一个目标,就是向着标竿直跑。在我们人生里,有一个目标,上帝邀请我们去荣 耀祂,更加开心的地方,就是这信仰告诉我们,上帝不只作我们的稣哥,而且祂拥抱我们,在人生里面成为我们的父亲,最重要是,当你人生有波浪时,不开心的时 候,祂会作你的朋友,你不需要像我看着妈妈的照片,都不知道她去了那里,然后流几滴眼泪,自己安慰自己,今天我不需要这样子,我可以祷告,而且我知道我无 论去到那里,主耶稣基督都会成为我的朋友,与我一齐,心照不宣。今天我将这么好的信仰介绍给你,也都将我的生命,压缩地在过去的日子,好像一条船,这条船 有上帝与我同在。在圣经里形容上帝与这条船同在,祂会去到船上,斥责风浪,使我们有平安,希望大家过一个愉快的假期,满有盼望的面对毕业之后的人生,谢谢 大家。
-----------------------------

司徒永富于本网站的访问:用 福音卖凉茶的男人

 


 
:: 回应列表 ::

未有回应

 

Copyright © 2006-2022 The Vine Media Organiz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