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升级工程进行中,期间或会有中断和不稳定的情况,请谅解,谢谢!
Vine Media
主页 | 关于我们 | 支持我们 | 联络我们 | 常见问题 | 网站连结 | 手机网站 | 设定为首页
繁體
网上电台 随想随笔 信仰见证 认识真理 音乐分享 教会讲坛 创意短片 圣经灵修 讨论区
 
教会讲坛目录
:: 那些年在黑道的日子 2 ::
:: Shining Life 布道会 6 ::
:: Shining Life 布道会 5 ::
:: Shining Life 布道会 4 ::
:: Shining Life 布道会 3 ::
:: Shining Life 布道会 2 ::
:: Shining Life 佈道會 1 ::
:: Never Give Up 布道会 5 ::
:: Never Give Up 布道会 4 ::
:: Never Give Up 布道会 3 ::
:: Never Give Up 布道会 2 ::
:: Never Give Up 布道会 1 ::
:: 当我遇上上帝 ::
:: 兔年话兔(下) ::
:: 兔年话兔(上) ::
:: 虎年话虎(下) ::
:: 虎年话虎(上) ::
:: 苦成福 (下) ::
:: 苦成福 (上) ::
:: 升呢音乐布道会 (下) ::
:: 升呢音乐布道会 (中) ::
:: 升呢音乐布道会 (上) ::
:: 生命有Take Two (下) ::
:: 生命有Take Two (上) ::
让梦起飞
:: 我要高飞 ::
:: 如何成功?::
:: 梦想... ::
:: 爱.回家布道会 ::
Bookmark and Share  
  主页 » 教会论坛 » :: Shining Life 布道会 6 ::

  :: Shining Life 布道会 6 ::





Shining Life 布道会 DVD - 你的生命由谁来掌管?
碟一:丰盛的生命(片长 105 分钟)
碟二:不一样的爱(片长 100 分钟)
碟三:生命的焦点(片长 76 分钟)

三碟装订价:HK$ 100

网上购买: http://www.vinemedia.biz/dvd
加送见证 VCD《放弃传统 追随基督》

☆订购10件或以上,可获八五折优惠
☆订购10件或以上(毋须赠品)可获七折优惠
☆请与我们连络:info@vinemedia.org



生命的焦点-下
分享:叶陈淑淑医生

不做运动的人,血液循环会较差,所以劝大家多做运动,我是例外的,不要像我。我根本没法做运动,而且我有心脏病,所以比较困难。我不运动的情况……我小时候,爸爸是国民党的官。从前官字两个口,能够找到医生写证明,说我不能上体育课。爸爸替我取得证明,所以自小不用上体育课。当时体育考试考射篮球,那时我的力量刚好把球射进篮子里,居然考得一百分,你听过这故事吗?他只考我射篮球,撞板不行,太大力又不行,以前的学校是很差的,其他科科都是A,你体育没有……我是说当时,你真的不对,我说当时,现在如果见到我的医生就帮我责骂他,(我)身体不好就是因为没有做运动。当时我是这样的,人家上体育课,我就坐在树下看巴金、鲁迅的小说,我的时代这些都是最红的。一直在看,原来是有用的。

我告诉你,我很快就有五十肩(注释一)。我记得我那一次五十肩,就是在城浸演讲。你不知道你听那一次是我只有这只手可动还是这只手不能动,那次五十肩这只手痛得不得了,但我也忍着讲完那场布道会,只有这只手可动,无人留意到,真的很厉害。西医中有很多科目都好,orthopedics最没有把握,即是骨科。尤其是你脊椎有事,如果医生叫你开刀,你要多听几个医生的意见,不要立刻做手术,因为脊椎位置很小就已经令你不舒服,压着神经,每一节都有一对神经,这样小的移位,做完手术后还要缝合,到缝上皮的时候可以又会移位了,所以做完后可能反而更痛。这一科是最没有把握的。

于是,我患上五十肩,西医什么都不做,只打针。但是打那种针会有后遗症,我知道,(毕竟)我也是学医的,所以不想找骨科打针。但我如果做手术时这里不能动,怎样做?还是要做的。我本来想找个推拿师父——千万不要胡乱找师父,有的是假的,大陆出来的,人人都说自己懂推拿,尤其是到了美国。我说,什么?还开了诊所?那些是不行的。推拿有个精彩的地方就是要练很多拳术,用阴力,与西医的骨科不同,骨科用阳力,所以用阳力很容易伤害骨头。推拿则有一定的方法,真的懂推拿又真的知道你的病在哪里的话,推拿好过打针。

但是我当真的找不到,后来找到了——所以现在那位医生很出名,因为我曾在城浸宣布。最初真的找不到,所以只好打针。三百磅的人打了会没那么痛,但我七十多磅的人打了真的很痛,打了两针,太可怜了!打了两针还不能运动自如,所以医生说要加药。我是一个很敏感的人,这次来香港也感到周身痒。我对很多东西都敏感,我的过敏体质很严重,连药都过敏,所以医生说我一是病死,一是吃药而死。我并不理会,神说何时死就死,不用太紧张,但我没办法,真的要吃药。

我和医生看着那份PDR(注释二),即是给医生的参考,看看药有什么后遗症。但下药也要看体重,他们忘记了我很娇小,看我如常人般开药。经我提醒,他们决定只给我四分一(的药量)。四分一是很少的,还说药会引致血压上升。我本身血压很低,每次体检都会成为笑话,因为护士会告诉医生说这人没血压,上压只有数十度,下压则测不到。舒张压是很重要的,所以高血压是看下压,表示血管硬化。(而我的情况则是,)下面听不见,唯有看水银,在三十度跳了一跳,就当作是30吧。我就是这样了,75/30,听不见就当作是30。低血压和高血压一样危险。既然我是低血压,那么吃药后稍为升高便算正常吧。我跟医生说,这方法不错,便照吃这药。

怎料,吃了一个月,那天我在家中查经班,他们完了也不断问问题,他们几乎想吃晚饭(才走)。我已经预备了早餐和午餐,他们好像还想吃晚饭,我请他们离开,因为实在辛苦。站着、坐下来都很不舒服,以枕头躺下也不能,便叫丈夫买一部血压机,一量,上压180,下压90。本来我是听不见的,但现在起码高了三倍,知道自己高血压,立刻打电话给内科主任,以为只是开些药罢,吃了一晚,那天是星期六,第二天星期日,没有低下来。平时我们三人在星期日是约好九时正在后门集合出发到礼拜堂的,我平时都会早到,因为我是一个守时的人,我没有迟到,只有早到。但那天,丈夫到房看见我仍穿睡衣,很辛苦的(样子)。他说你这么辛苦,我们不去吧。我说,不可以,不要因为我——我没想到会那么严重,平时伤风的时候,只要休息便可以——我说不要因为我而不去敬拜神。

请留心听,灵魂出窍是很快的,不知道你将来的经历是如何的,但我告诉你我的经历。丈夫说:“好,我出去。”但他并没有说“我去”,他只说“我出去”,便转过身去。我看着他背面的那一刹那,不到半秒……原本灵魂出窍只是一口气,普通人说“那口气走了”,原来是经验之谈。那口气不是从脚开始,是由这里开始,是从横隔膜开始,会转的,那道气很快。我突然觉得——我知道我不妥当了,你现在不知道,到时就知道了——那口气到了那里。我知道自己完了,想到跟丈夫结婚那么久,在神的带领下经历了那么多,到今天的感情,第三者很难介入。所以我很想叫他转头,见我最后一面,但却说不出来。你有见过快死的人能说话的吗?大家也有亲戚离世,也会去探望他,特别是至亲,你会想在他的床边。但临死的人没有能说话的,医生们都不明白为什么不能说话。我经历了可告诉你,那道气就是到这里,喉咙给封住了,想说也说不出来。我就只有看着他走出去,多辛苦,眼泪一直流。连Mr. Smith 这样恶的人,死的时候也有眼泪。

原来临死时要说话说不出话来,不单是伤心。所以,我现在见到长者们,真的会鼓励他们现在就把(想说的)话说尽。你有没有发现?长者们喜欢把物件藏到不同的地方,把砖藏起来的也有,新闻也说过,到死时才告诉伴侣藏着物件的地方,便说不出来了。眼泪不断地流,真的不只是伤心,原来还有别的意思。我看着他走出去,我就不停地流泪,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于是,到了下午二时多,我发现自己还在床上,死了五个半小时。有人问我,你怎么知道自己死了?死之前,我见病人见多了,总会有前奏曲的,不会突然之间(就死去),就算昏迷也是有前奏的,会有很多地方不舒服。而我只是对药物过敏,只是很强烈的过敏反应。

但神给我机会,又带我回来,祂应允了我的祈祷。你们一定很心急想知道我见到什么。神绝对不会优待我,让我先见到天堂。我相信圣经,神说启示到这里为止,从来在圣经中没有提及天堂是怎样,只是给予提示,没有清晰描述。所以祂没有把我带到天堂。但我很喜欢花,祂就把我放在花园里。那里的花多美,我是画画的,知道怎样调色,那些花像这里的模样,但更美更香,颜色是多点粉红还是蓝。我突然想起,我已经死了。我自己灵修时有一个习惯,是向右边跟耶稣说话,我自己也不明白,圣经说耶稣在父神的右边为我们祷告,所以右边是好一点——所以右派是不错的——每次灵修也向右边。我问祂是否带我回家。我平时灵修与神在灵里交通,很多时读经是神给我启示,很多事情也从神而来,我没有读过神学,很多人说我讲道和培灵会时,好像读了神学,我说不是,是神带我读圣经,平时祂有意念给我,或者给我一节圣经。那次我问神是不是带我回家,耶稣竟在笑。你听过没有?很清楚的,嘻嘻的笑,但我死了,并不好笑。他却不回答我。于是,我说不如看花吧!没什么特别,他把我放在最喜欢的花里。

我醒来时,我觉得自己醒了,丈夫说看到我动也不动,便不打扰我睡觉。所以,中国人有经验的会说,如果你打扰死人,他便不能回来。也不知是真或假,但无论如何,我已回来。当我发现自己还在床上时,我说,神呀,你没有叫我真的回家。再想想,我在祈求神给我分享的事,神就给我经历。我经历了,原来信耶稣和不信耶稣的人,灵魂出窍的经验是不一样的。(我灵魂出窍时)很和平而且美丽,祂给你看你最喜欢的,不会给你惊吓的事情。我很和平地回来了。我立刻感谢神。那次祂给我做了很多事,我特别为大使命中心raise(建立)了一个Trust Fund(基金),有很多事令我经历神的真实。

亲爱的弟兄姊妹,要信而让神住在里面。你在神里面,即是葡萄树与枝子一般的亲密,真是可以经历得到的。不要只有表面上的圣经知识,还要一定可以行出来。听道的要行道,讲道的更加要行道——和神是一个整体。我觉得这次死的经历对我来说是很大的鼓励。突然想起,为什么不把两件事说出来?神给我经历,不是自己专有,是祂听了我的祷告,因为我说的第三个应许,是希望让人明白那是真的,所以我把这件事告诉你。

还不止,神给我第三件事。我还有多少时间?第三件一定要说。那时我很爱传福音,弟兄姊妹以为我很有恩赐,其实靠着神便可以了,你自己如何说都没用,是神拣选的。刚才那些举手未信的,今日你来是神叫你来的,你听话与否由你自己决定吧!于是,很多奇难杂症便被人带来见我和丈夫。有一次我们在 breakfast area(厨房旁边吃早餐的地方),那是最常用的地方。电话响起,丈夫说多数找你的,我说大家一齐听吧!那便用speaker phone(扬声器)接听。那时华福的一位同工,在Ottawa(渥太华)致电给我。他在LA(洛杉机),但却在渥太华打电话给我,(于是)我问她原因。她说是很大的事情。

那时是接近九七的时侯,她爸爸以一百万到了加拿大移民,到了蒙特利,买了一个商场。有人说必定要开一间餐馆才会有顾客去商场,因为买了菜便会吃饭。那位老伯是做五金的,怎开餐馆?但他的女婿Ricky是三藩市最有名的厨具公司的大公子,他便找女婿帮忙开餐馆。要购买物资便要去多伦多,渥太华的南面,冬天很冷。女婿倚在窗旁睡着了,司机不知何故,开着车撞向灯柱——不知是滑或是因结冰——在渥太华到多伦多途中,刚好撞到他倚着的那条铁边。他脑震荡很严重,救护车送他到医院时已宣布脑死亡,变了植物人。植物人有心跳但脑死了,完全没有知觉,只要心脏一停,连医生也没有办法,可以用机器维持,但时间就因人而异,即是没有希望。

那位爸爸多伤心,女儿未到三十岁,而且两个孩子,一个岁半,一个半岁,马上要变寡妇,太可怜了。他没面目见女儿,虽然打了长途电话给她叫她立刻到,那时没有人有勇气陪伴这位丈夫快离世的女子,爸爸不懂说什么,哥哥不知从何说,只有这位华福的基督徒陪伴她的姊姊。见姐姐哭得厉害,她便想,不如找叶医生。我也没办法,因为我也问了主诊医生,他也说没希望。我跟她姊姊说时,突然想起,什么是没希望?我儿子不是一个希望吗?

儿子的病到现在也没有人懂得医治,他现在可以读大学,帮助人,还在犹太人面前做见证,因为我是基督徒……(注:被听众掌声打断)。他在犹太人文化中心做事,人人对他赞不绝口,还在圣诞节送他礼物,他们都是犹太人!他在犹太人面前作见证。当我谈及他的事情,二十年来,很多人信主,所以不要说什么,在世人看来没价值,在神看来也有价值。我跟她说儿子的事,并问她愿不愿意信耶稣,可以亲自向祂求,祂要救你的丈夫,他就不会死,我作为医生也没有办法。

她信了主,我以为事情已了结,因我带了她信主。第二天,她的妹妹再致电给我,说姐姐哭得很厉害,哭个不停。她请我去和她姐姐见面,亲自跟她说,可能更有帮助。我到处讲道,有将死的找我,但我也要看看有没有时间,那是平日而不是周末,我已经用了所有的时间去传福音了。我在想,丈夫也在想,丈夫说“去!”,并且他也去。丈夫说去,太太不用说了,对吗?谁是一家之主?男士最开心,但这是有条件的,你要听神的话,即是太太也听神的话,她不是听你的。不过,这样的家会很和谐,那便有温馨的家。他没说买机票,好在我是医生,比较有钱,而说到买机票,我们中国人总是买那些不可退的平价机票。

刚出门的时侯,电话来了,叫我不要去。我说,死了吗?她说不是。原来加拿大政府担心一个美国公民在公路上死了要赔偿,跟他的保险公司商量,用专机送他回国,宁愿让他死在三藩市,不要死在渥太华。太恐怖了!她说不用去,否则要重新买两张机票去三藩市。因为不识路,我们找了一位牧师,牧师很好人,虽然不认识,但我致电给他,请他载我们到医院。

去到医院,我第一次见到快做寡妇的 Winnie 和快死的 Ricky。Ricky 是个大胖子,像啤酒广告中拥有大肚子的人,就像那个把酒罐放在肚上的广告,Ricky 就是如此。而Winnie则瘦得可怜,特别已没吃东西多天,眼肿了!我进去,看到Ricky动也不动地躺着,Winnie 就哭得眼肿。我对她说什么才好?在那种时候,人的言语完全是没有效用的,我也不知说什么。

我想了半天,只对 Winnie 说:不要哭,你信了主,你有永恒的生命。她哭得更太声,心知不妙,她突然“哗”一声大哭,说:“他没有呀!”是的,未死的有永恒生命,快死的却没有永恒生命,你说是否哭得更厉害?我想,怎么办呢?我走了,那天晚上,我和丈夫住在她的家,我们三人跪下祷告,好清楚的,神在我心里问我:“Ricky 会不会听?”医学已证明,听觉和心跳是最后一刻一同消失的,即是说,植物人也可以听得见。我问神是否要我向Ricky布道,祂说是。第二天,我便向他布道,时间很长,比今天更长,因没有时间限制。我不断以广东话向他布道,外面的医生护士便觉得很奇怪,我这个傻医生打从老远而来,跟一个植物人说话——对着一个能说话的人反倒不说,却对着一个不能说的人说了三小时。

我把三个应许都告诉他。(我对他说:)“第一和第二的不用说了,现在还说什么丰盛生命呢?第三个却需要。你知不知道 Winnie 难过的是她有永恒生命,你却没有,日后在永恒见不到你?我知道你能听。”

这里,我学了一个功课,我们带人信主,很形式化,跟我来祈祷,但 Ricky 怎跟你祈祷?我问你,所以要求智慧,怎样也需要他表示,总要有点表示。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动,我怎知他信不信?有些人会执着不信。我想了一会——所以那些巴金和鲁迅小说很有用——你还记得巴金鲁迅小说,可能太年轻未听过,要问问爸爸吧!巴金和鲁迅说,人在紧急时连吃奶的力也尽出。到现在还没有人研究吃奶的力有多大,但我们有智慧,起码有知识去思想。原来婴儿所有营养都是经脐带由妈妈的血液而来,到出生时,医生爽快地把脐带剪断。脐带剪断后,婴儿便要谋生,所以要用尽力去吸吮第一口奶。你吹过气球吗?第一口气很重要,第一口气吹不了便吹不了气球。我永远也不可以,因为我没有气。所以我想到,吃奶的力是要尽力的,为了求生存。

我说:“ Ricky,不是我要你做,而是圣经是这么说,怎样也有些表示吧!你用尽你吃奶的力给我一点表示吧!”我突然想起,手指尖是最多微细血管和神经的,很敏感。“现在我用中指触及你的中指,如果你信耶稣,便推一推,用你吃奶的力,出尽力推一推,那我也可知道。”

我告诉你,神很清楚我这又科学又医学的人要求很高,我们跟中医不同,中医医好一个人可以登在报纸上,别人也信,但我们如果说一样东西有效,起码要做上五百次实验,还要找五百个病人做很多次也有同样结果,才可写文献发表。你说我会不会信这样推一推便算?有时会自己动的,你有没有发觉,当你走完很疲累时,脚会自己动,但我告诉你,不要说手指,神看到我这个弱点,连这些事情也考虑,所以我觉得神是无微不至的。他不是推一推,而是踼了脚一次,真的。我一看,便说他信耶稣了,他信耶稣了!外面的医生护士走进来,以为他死了,Winnie也说看到他踢脚,相信他信耶稣了。医生走进来用刀割了他一下,他没有反应。我说不单我看到,她也看到。我问医生信耶稣没有,他说还没,我说当然不让你看,你不是弟兄姊妹,对不对?

当晚回家,Winnie 已没有那么伤心。但因为像我这样的科学家是很执着——我现在不再敢如此了——我问神:“可不可以看第二次?我把责任推在丈夫身上,我说今天我有恩典可以看到,但我的丈夫因为要照顾孩子还未见到,他是我的同工,我们一同布道,现在我信心大了,我丈夫也要信心增加的。神,对吗?”有时求得对,祂便给你。

第二天我与丈夫一同去,我对 Ricky 说:“昨天你踢起脚表示信耶稣,可以再做一次给我丈夫看,让他的信心跟我一样大?我们希望更多人信主。”说了几次,突然两只脚一同踢起,是两只脚!我丈夫也跳起来!不是开玩笑!你认识我也知道我为了传福音会很进取,我再问:“她两星期没吃东西,你想她吃吗?”如果他有表示,Winnie 一定会吃东西,我们叫她,她都不吃。他眨眼,你听过吗?

Winnie 现在在罗省华人播道会,她的两个儿子正读大学,她说要把他们奉献给神,她一直都没有再婚。

人有灵魂,生死也不能控制,生死是由神掌管的。假如我们的生命是掌管在这又真又活的神手里,你有什么回应呢?我们大家低头。

我今日向你们说的不是神话,是我自己亲自向神求的,祂让我经历的一切不是为我自己,乃是为了告诉那些半信半疑、未知这是否又真又活的神,亦不知人是否有灵魂的人。你可以静心想想,为什么有时感到心灵空虚?即是除了肉身之外还有一部份,生活焦点不单在肉身,还在灵魂。原来灵魂不单在今生,还有来生,今生可因着信耶稣而活得更丰盛,何况来生神已为我们预备最好的地方?现在会不会就是最重要的时刻,为你自己的今生和来生做一个明智决定?神给了我这么多恩典,我从那么远到来,跟你说家里的丑事——但不是丑事,听起来好像是悲剧,但实在是一个祝福——今天我越活越年青,从来没说自己七十五岁,只是你们在宣布。在神眼里,只要祂仍用我,便是恩典。我很希望自己亲爱的同胞听到我所说的,这些完全是事实。Mr Smith 仍然在传福音,Winnie 仍在罗省,你可以去看,甚至访问她,令你的信心更加坚定。

真的,事实摆在你面前,又真又活的神,不是圣经里说的或是牧师在台上说的,而是很真实,只要你愿意相信,你得到的福气是数不尽的,你今生受用不尽。你愿不愿意相信这位神?请你在座位上轻轻举起你的手。有很多,感谢神!那边还有没有?不会迟的,可以站起来吗?站起来吧!现在廿一世纪,站起来!请你的朋友带他行出来,行出来,一齐行出来,不用害怕!信耶稣是非常荣幸,非常光荣的事,你们一齐行出来吧!行出来吧!带你来的朋友可以陪他,因为第一次是不敢的,那边很多伯伯和伯母,白了头发的站了起来又坐下来,陪谈员请陪他出来。那边很多,但坐下来了。行出来,行出来,这是很荣幸的,因为你得到了三个应许。到那里取吧,谁能给你?曾荫权可以给你吗?没人能给你,只要你愿意便行出来吧!行出来,行出来,不会迟的,还有没有?等一等吧!有的是时间,行出来了,陪着婆婆。婆婆,我不比你年轻。

我还有第二个呼召。在座中有很多信了主很久,这数天你听到我说丰盛生命和际遇,你是不是圣经归圣经,你自己是自己,或是星期日听一篇道后,其他时间依然故我,生命活得不丰盛?是不是与神没有亲密的关系?我告诉你,只说信了、受浸了、洒水了,并不等于你可以上天堂,要与神有亲密的关系,要爱主,要听祂的命令。约翰福音十四章二十一节说,凡听我的命令又遵守的,这人是爱我的,我父爱他,我也爱他,并且向他显现。在我的生命里,神多次向我显现;如果你未经历,即是你以前未真正相信,永不会迟,再做决定,从今日起,不需要受浸,只要从今日起,有了祂的命令又去遵守,做一个爱主的基督徒。

有没有这样的弟兄姊妹?我给你勇气,这是最有勇气的决定,你愿意现在站起来,行出来,与这群人一起。感谢神,感谢神,我为你们高兴,以前做不到,今日做得到,今天要更爱主,与神更亲近!现在交给区牧师,哎呀!忘记了姓什么?

凌牧师:我们给掌声予叶医生,给更大掌声予耶稣!今天在这里的每一位不是偶然的,叶医生要说的说尽了,大家行出来,不用使尽吃奶的力,只要用真心,打开我们的心,将生命交给爱我们爱到底的神。祂不偏待人,祂对叶医生好,对我们每一个都好,阿们!只要你认真。不知哪位刚刚出来的是第一次信耶稣的?请你举举手,刚才出来的也举举手吧!你跟我祈祷,邀请你合上眼,真心跟这位创天造地的神主耶稣基督,跟他说。我说一句,你跟我说一句就可以,认真地。

预备好请跟我一同说:“亲爱的天父,亲爱的天父,我多谢祢,我今天听到好消息,从叶医生的口当中,我知道祢是真的神,祢爱我。我以前不认识祢,但我今天听到好消息,我愿意打开我的心,邀请主耶稣祢住在我心里。主耶稣,我相信祢是神的儿子,祢在二千年前来到这世界,就是为了我钉在十字架上,代替我的罪。我多谢祢!祢饶恕我,祢接纳我。从今天开始,我决定一世跟随祢,以祢为我的主,我的救主!我爱祢,我一生地爱祢!多谢祢接纳我!听我这样祷告,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阿们!”给大掌声予耶稣!

第二个祈祷。每一个今天信了耶稣,包括刚才信耶稣的弟兄姐妹,第二个祈祷就是:神应许我们有永生,但这个永生必须要我们去遵行神的话语、吩咐,不是光是挂名地做一个基督徒,不是说我已经洗礼或是参加教会。神已经说的很清楚,永生是听了祂的话,并且遵行。无论你在今天以前的日子是一个怎样的基督徒都不重要,神看重的是你从今天开始,是否有一个决心去跟从耶稣,遵行祂的旨意,走到底,直到有一天我们到天家见祂的面。你愿意吗?如果你愿意,请举起你的手,跟我这样祈祷。包括今天决志信耶稣的朋友,你也举起手,闭上眼。

我们一起向主耶稣说:“亲爱的主耶稣,我多谢祢!我知道祢是永活的主,祢是独一的真神,除祢以外,我们没有其他的神。除祢以外,我们没有其他的拯救。我们多谢祢,因为祢的牺牲,我们得着永生。这是祢极大的应许!但主耶稣啊,我虽然相信了祢,但我知道,我更重要的是要遵行祢的话语,直到我将来见祢的面。求祢帮助我,让我今天在祢的面前,在众人的面前,我要立志每天都与祢建立一个关系,去亲近祢,读祢的话语,明白祢的心意,明白祢在我生命当中有一个美好的计划,有很多的应许。我多谢祢!我相信,祢是爱我爱到底的神,祢会带领我的一生,从今天开始,我要打开我的心,接受祢给我每一句话语、每一个命令、每一个吩咐,并且求祢给我力量去行出来。我不要做一个挂名的基督徒,我要爱祢,我要爱身边的人,我的生命就是为了这样而活。多谢祢,让我今天有这么好的聚会,能够更加认识祢,更加知道我的生命原来有许多应许。多谢祢的应许,因为祢说祢的应许永不落空!我多谢祢!听我这样在祢面前祈祷,奉耶稣基督宝贵的名,阿门!”给大大的掌声予耶稣,好吗?

注释一:“五十肩”又称“冰冻肩”或“冷凝肩”,医学名称是“粘连性肩膀关节囊炎”,主要是肩膀节囊因发炎导致粘连,使活动受限。该病较易发生于五十岁左右的人。

注释二:PDR全称为“Physician’s Desk Reference”(医师案头参考)。PDR是美国定期把药厂的产品介绍和说明书汇编而成的书册,每年综合汇编一次,介绍市场上的新药,内容比较全面,并且还出补充本,用途较广。

支持节目制作 /事工经费 。。。

  • PayMe/WeChat 微信

        

  • Paypal/信用卡

https://www.vinemedia.biz/support-us
获赠见证VCD或《爱。创作》CD

  • 银行支票

抬头请写:The Vine Media Organization Limited 或 “葡萄树传媒有限公司”。 寄回:香港尖沙咀邮政信箱91243号

  • 直接存入户口

直接存入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户口 “534-868740-001”
※ 请将入数存根电邮、传真至:admin@vinemedia.org / (852) 3007 0735
※ 或将入数存根拍照并注明奉献者姓名、联络电话、地址 WhatsApp 至:6492 5051 或 WeChat/LINE ID: VineMedia

:: 港币一百元或以上之奉献,凭收据可申请减 免香港入息税 ::
香港注册免缴税的非牟利机构──牌照号码:91/08685


 
:: 回应列表 ::
[浏览更多回应]

Kandy

回應:教會論壇 - :: Shining Life 佈道會 6 ::


我現在遇到極大的難處,請問葉醫生可以幫助我麻?
email: kc03518@yahoo.com.hk
2015年3月2日

2015年3月2日

Kandy

回應:教會論壇 - :: Shining Life 佈道會 6 ::

我現在遇到極大的難處,請問葉醫生可以幫助我麻?

2015年3月2日
 

Copyright © 2006-2022 The Vine Media Organiz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