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升级工程进行中,期间或会有中断和不稳定的情况,请谅解,谢谢!
Vine Media
主页 | 关于我们 | 支持我们 | 联络我们 | 常见问题 | 网站连结 | 手机网站 | 设定为首页
繁體
网上电台 随想随笔 信仰见证 认识真理 音乐分享 教会讲坛 创意短片 圣经灵修 讨论区
 
自由投稿

本《自由投稿》园地,乃一个公开给弟兄姐妹的发表空间园地,欢迎来稿,文责自负!

:: 文章刊登与否,不另行通知。
:: 电邮至:info@vinemedia.org

Bookmark and Share  
  主页 » 随想随笔 » 自由投稿 » 有关投资失利的坏鬼神学

  有关投资失利的坏鬼神学 (自由投稿)
其他文章

有关投资失利的坏鬼神学

古斌

“......信仰,其实是一个会蚀尽的决定。反过来,信仰也使我们怎蚀也不尽,每蚀掉一样东西,我们还是‘有’,这就是信仰的本质。为什么我们不能接受,人生是可以蚀尽的?投资是可以进退维谷的?......


古斌,《时代论坛》专栏作者,写作人团契委员,金融从业员,曾于香港浸信会神学院任教普及文化。着有《信仰临界:消费社会的信仰新想像》(二○○七)。
当人面对祸患的时候,他就需要找解释。有趣的是,这些解释不一定要怪责外间环境。如果有人告诉他,他今年犯太岁,或者他今年欠财运,他还 是希望听到这种讲法。人总要为事情找一个解释,这种“诠释的冲动”(二○○三年笔者曾以此为题撰文,见《论坛》网站),是普世的,不论那个解释里,他是犯 罪者还是被罪者。

这时候,如果有人告诉我们,今日沦落皆因当天贪念起,再加多两句,劝勉我们认罪悔改,那还是有市场的。

人类不能忍受无以命名的状况,尤其是在痛苦中。语言不只是沟通性,它本身是医治性的(因而也具备杀伤性),它是纾缓痛楚的方式,而语言最简单的形式是命名。因为你犯罪呀!──孽报,好歹也是一种说法。

100%回报的好管家

在有关投资的信仰讨论,其实经常摇摆不定,一切端乎你想怎样。还记得市况好,教会累积了一大笔财富时,就会有人提醒你(或者在主日讲台上疏道),我们要做 好管家吗?记得什么是好管家吗?你应该有一千赚一千,有二千赚二千,有五千赚五千,这么说来,好管家是要100%投资回报,放一蚊收两蚊!老实 说,100%回报的投资产品有一个名字:高风险投资组合。

这个好管家的故事还有下半,就是有一千的竟然把钱埋起来,生怕连一千也蚀掉,那即是说,那是保本基金。结果呢?是高风险投资组合的给主称赞,搞保本基金的,就是又懒又恶的仆人。

这种资本主义得要命的诠释,试问,真的是解经吗?还是,由一开始把好管家说成是要找高回报的借口,就是错误的解经?就是另一种坏鬼神学?我相信杨牧谷要处 理的坏鬼神学,是某种奉“属灵”之名的华人教会共识;但随着时间转变,今日的坏鬼神学,我差不多可以说,就是某种资本主义包装的所谓“福音”信仰(在此, 福音派灵恩派的标签是错误的)。它表现出来,会反对那些早已没有攻击力的属灵坏鬼神学,但其实,它已摇身一变成为新的权威,把教会拖进错误的痛苦之中。

Humble的10%

在见财化水的日子,我们总听到一些小故事,可谓回应二十多年前恒生银行的广告:聚沙可以成塔,储蓄可以致富。十多年前,笔者在《信报》也看过它老编告诉我 们,单纯储蓄的神奇几何效应,就是你每个月只储起二千,在十二、三年后,它衍生的利息就会产生钱滚钱的几何效应,存款以倍增长。

只是,当时存款利率是以8%的年回报来计算,但今天的定期存款利率不过是2-3%罢了。再者,今天的通胀率有4.6%(八月份数字),单纯存款实质是蚀本,根本没有几何效应可言。

近日,笔者也看过有财经教授撰文,重提这类几何游戏,但前提是回报率为10%!试问大家有没有概念,回报率10%是什么意思?一般而言,买楼收租的年投资 回报率(即年租金除以楼价)是7-8%,而公司营运的年收益,七除八扣后的纯利(bottom line),如果除以营业额,零售业能维持在10%已是不错,贸易行业更往往只有单位数字。

我们以为已是很humble(谦逊)的10%回报率,其实已经是实体经济的奢侈品。换句话说,真的要追求那个humble的10%,便只能把钱投进这个虚拟经济:金融投资。

损手皆因贪心过?

众所周知,金融产品只是一张纸,它本身的价值是由背后支持的实体经济而来的,就是最简单的股票和债券,也是倚赖发股发债人的经济实力,才产生了它们的市 场。至于衍生工具就更不用说,它不过基于背后那已经是虚拟的基础产品的价值来产生市场,与实体经济毫无关系。换句话说,金融投资都有亏本的可能,因为你把 实质的现金,折换成金融市场的一堆纸,仅靠市场订价。

顺带一提,有人问笔者,全球金融海啸,输了的钱去了哪里?这样说:你没钱,三元的楼当五元来借钱,人家又把你五元的楼按包装套现五元,付钱的又把那包装的 风险分拆出售,取回五元,这样三元就变成了十五元在市场流通。一旦你那三元的楼变成一元,那十四元就没有了,钱背后根本没东西。这就是泡沫。

有一些讲法,区分投资与投机,把一切的恶算到投机的头上,而自己搞的就叫做投资。我们说,买有长远价值的股票就叫做投资,只是当实力股急跌 80%的时候,你是否可以容忍静待黎明?还是会先沽出,待市况正常后才再次买入?这种沽出买入的行为,即使对于实力股也是无可避免的,因此长期持有就叫做 投资是不准确的描写。

损手皆因贪心过,这种讲法反过来就是:赚钱是因为你行在神的祝福之中,其实,是同一种神学的两面。这神学不是成功神学,成功神学不过是它的分支,强调“你 想,所以得到”,用来解释你为什么得到。这神学,不一定对成功感兴趣,它感兴趣的是解释,它信解释。换句话说,我安心不是因为信靠神,而是因为有解释,我 信解释,解释令我平安。

这种解释主义,它最普及的版本是“神要我”──神要我xx,神要我yy,这样,人生便获得充份的确定性。我知道神要我在这个环境下,要xx,要 yy,所以我安心了。请留意,重点是“我知道神”,这个“知道”换来安心,而不是信仰。这些知道的xx和yy,具有一种不可误性 (infallibility),它若倒了,信仰也倒了,它根本地提供了信仰的全部内容,抽空它,信仰的空洞立即浮现而解体。

信仰与蚀尽

信仰,其实是一个会蚀尽的决定。反过来,信仰也使我们怎蚀也不尽,每蚀掉一样东西,我们还是“有”,这就是信仰的本质。

为什么我们不能接受,人生是可以蚀尽的?投资是可以进退维谷的?实体经济只容许我们赚得实质回报3%,不愿这样,便只能面向风险,一旦全军覆没,那也只是 兵家常事。还懂留得青山在,才是我们要考究的气概,不必刎颈自尽,或带同全家赴黄泉(就像近日美国一印度商人身家蒸发,杀掉全家然后自尽)。

为什么,我们不肯负那亏掉老本的责任?不肯面对残酷的经济困局现实?

那些计算退休需要的列表,为什么那么吓人?那是因为它没有考虑资金的流动性。我们算出未来三十年的资金需要,当然吓人,但请你也算出过去三十年的资金需求 吧!看看它是否一样惊人?那么,为什么我们都走过了?奥秘是,我们的资金是流动的。在理论而言,若我能对明天的资金作融资,而我明天又能赚得后天的资金, 如此类推,我根本不会死掉。

今日赐我饮食,不是真的无忧生活。如果现实真的无忧无虑,那根本用不着要信仰。


原载于《时代论坛》专论(第一一○四期.二○○八年十月廿六日)
已获《时代论坛》授权转载

作者:自由投稿


 
:: 回应列表 ::

未有回应

 

Copyright © 2006-2022 The Vine Media Organiz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