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升级工程进行中,期间或会有中断和不稳定的情况,请谅解,谢谢!
Vine Media
主页 | 关于我们 | 支持我们 | 联络我们 | 常见问题 | 网站连结 | 手机网站 | 设定为首页
繁體
网上电台 随想随笔 信仰见证 认识真理 音乐分享 教会讲坛 创意短片 圣经灵修 讨论区
 
梁永善牧师

1979年   建道神学院神学学士 B.TH.
1986年   信义宗神学院道学硕士 M.DIV.
1999年   建道神学院教牧学博士 D.MIN

梁牧师于1986年至大埔开荒,建立基督教铭恩堂。其格言为“抵死有余”,意即尽用时间,把握每个机会服侍神、传福音,即使有一天离世也无憾。牧师着重讲道教导,信息庄谐并重,深入浅出,针对时弊,信仰与生活结合,会众藉此获益良多。

  牧师热爱群羊,视青少年如儿女,成年肢体如弟妹,甘心服侍,善于辅导,为其解决问题、助他们面对困难、与他们并渡困厄,与教导肢体要彼此相爱相顾。牧师看重福音使命,身体力行。现今仍进入区内基督教学校团契带领学生归主。替不同小组带领查经,并建立了两间分堂及科学园福音事工。

蒙神恩领,牧师在大众传媒上能为主作工,除了为不同传媒机构拍摄节目外,每周更为时代论坛作网上广播,因应不同时事问题作出回应。
Bookmark and Share  
  主页 » 随想随笔 » 梁永善牧师 » 立法敬君!

  立法敬君! (梁永善牧师)
其他文章



立法敬君!
斯1:1-22

圣经的启示不单对当代人(当然最重要是对当代人),但亦是给我们今世代者的启示、教导,更给我们藉此眺望将来。

  1. 强国湮没(斯1:1-2)

波斯曾是伟大的帝国,它竟能将曾雄霸天下的巴比伦瞬即灭绝,其版图东延至今天的巴基斯坦,西至今天的土耳其及希腊小岛,并伸展至非洲的苏丹北部;它曾统领当世代二百年,直至公元前330年被亚历山大所灭。可见这世界从没有永恒的强国。昔日的罗马、中国的唐朝盛世,甚至征服欧洲的元朝,岂不是一样已衰落或消失于历史中?若领导者真的熟读历史,便不会嚣张跋扈。

亚哈随鲁王──其希腊名字是薛西斯一世,据历史记载亚哈随鲁王是波斯诸王中最高大俊美、极具野心的统治者。他在位期间常与希腊的城邦争战,有数次接近成功阶段但终功败垂成。

  1. 王的盛宴(斯1:3-8)

亚哈随鲁王在公元前486年11月登基,年32岁。他在位第三年设下王的盛宴,这时间正正吻合公元前483年举行的“战争大会”,他们正策划如何进攻希腊,他召集了贵胄、官员、军长及各省的省长到书珊城争取他们的支持对付希腊。其国内有不同的民族,要统领他们委实不易,更遑论要人民、官员持续支持效忠朝廷,故他用180日时间款待他们及商议国事。亚哈随鲁王在他们面前展示他的财富与荣耀,以增加他们的信心定能兑现其承诺。

长达半年的欢庆之后,亚哈随鲁王为居于书珊城的“大小人民”设摆筵席七天,“他把他荣耀之国的丰富和他美好威严的尊贵给他们看了许多日,就是一百八十日。这日子满了,又为所有住书珊城的大小人民在御园的院子里设摆筵席七日。”(斯1:4-5),这也显示出其政治智慧,因为那么多贵宾到书珊城半年之久,一定动员全城的人迎接服侍他们,故他用七天时间在御园的院子宴请子民,除慰劳外是平息民愤。V.6-7详细描绘王宫的情况,圣经除了描述会幕及圣殿外是少有如此的记载。事实波斯当时的财富、荣华多至难以想像,及后亚历山大大帝攻陷波斯后,在书珊的王宫中找到1,200吨的金、银锭270吨,可见其国势是何等厉害。

当一个人有钱有权便要用不同方法显示其财与权,藉此表彰自己的身份,但这些炫富真的能叫人口服心服吗?

  1. 抗拒王命(斯1:9-12)

当亚哈随鲁王宴请子民的同时,王后瓦实提也为妇女摆设筵席(斯1:9),到第七天,亚哈随鲁王饮得欢畅时竟要求七位太监带王后出来,并要求她先戴上后冠──给各臣民看到她的美貌(斯1:11)。事实瓦实提是一位美丽得很的女士,故王才作出此要求,他不单炫富,更要炫美,藉此显示其身份、地位,而这行动亦有政治动机,他派七人去接王后,即由他们抬着王后出场,有很大的气派,使人可注视其高贵气质,也可笼络人心。但岂料是次却受到挫败,“王后瓦实提却不肯遵太监所传的王命而来,所以王甚发怒,心如火烧。”(斯1:12),亚哈随鲁王完全没有想及或体会王后的感受──一些位高权重的人往往如此,常以自我作中心、不会想及他人。瓦实提想自己怎能如货品般任人──甚至是平民欣赏、品评呢!而且自己也正宴请妇女故拒绝,但这抗命却使亚哈随鲁王尴尬异常,特别要在出征前的关键时刻,连自己的妻子也不顺从他,他怎能号令军队、臣民呢!怒火中烧是自然的事。

  1. 立法敬君(斯1:13-22)

亚哈随鲁王想不到王后会如此回应,他一下子也不知如何处理,因事件是没有先例可援。波斯帝国有一惯例,若没有王的传召任何人也不得觐见王,否则会被杀,惟有特许的人才可以──这也是为什么以斯帖怕在没有传召下见王。V.11记载的七名官员名字及其后的哈曼便是特选人物,这七位大臣得到亚哈随鲁王的信任。亚哈随鲁王按常规请教这些“知例明法”的人,“…米母干,都是达时务的明哲人。按王的常规,办事必先询问知例明法的人。”(斯1:14),这些人的代表米母干建议立即废瓦实提王后的身份,认为瓦实提这样做不但公开冒犯亚哈随鲁的权威,亦同时冒犯了七个贵胄及“各省的臣民”(斯1:16)。本来只是两个人之间的问题,突然间被提升至席卷全国的危机。王即时立法:“所有的妇人,无论丈夫贵贱都必尊敬他。”(斯1:20)。

这些侍臣建议立这法最重要不是为王乃是保护自己,因为全国身份最高的女性也不顺从丈夫,若这消息传出岂不会全国妇女也争相效尤!作丈夫的会被藐视,那怎能驾驭其妻,故必需立法防止此事发生。而且这法令是永不能更改,并用不同的文字通报全国(斯1:22),即全国的人不论什么种族,在波斯统治下便需遵从。

以斯帖记的作者在全书中充满了暗讽的信息,这章使我们看到强国之君不能操控自己的妻子,并要立法要人尊重丈夫,他接纳米母干的建议立这法但其实弄巧反拙,因他在全国人民面前暴露出自己管不了妻子的事。

一个男人要发出命令才得到女人的尊重,这种尊重是毫无意义,或许对方慑于刑罚或自身利益──如经济被封锁,那只是表面的尊重,但内心却不忿,口不对心,面尊心鄙,尊重与爱从来不是可以立法强迫出来的,神从来不会迫我们去爱祂,祂用祂的爱、美丽的属性吸引我们归向祂;那些单靠权力迫使人尊重和服从他的人,其实是经常活在担忧别人不再尊重自己的恐惧中。以斯帖记的作者正嘲弄这波斯君王竟然用国家权力去消灭个人的忧虑,这反映出他们外表有权势,但内里却非常脆弱。

波斯帝国拥有井然有序的组织,外表是建基于“法律和公义”,但在这章圣经我们看到这些“法例”是根据王及近身七个谋士的个人利益而即兴制订,完全没有任何法律根据、详细的考虑及讨论,而这不能撤回并传遍通国的诏命只源于米母干等个人对瓦实提抗命的事感到忧虑而立,这是人治还是法治呢!这是以法治国或是以法控制人民呢?法律和公义应是任何卓越政府的共同理想,但掌权的人被自己的恐惧和焦虑所驱使、或为自己的利益往往会滥用所交付予他们的权力。性格上有缺憾的领袖独揽大权,后果不堪设想,牧者亦然。内阁大臣美其名为维护法律和公义,实则是为所欲为。以人民的福祉作为滥用权力的理据,这肯定不单是古代社会独有的问题。

不否定国旗法、国歌法可立但要宽松,正如十诫中不可奸淫,这是最基本的婚姻法,但却没有法例规定怎样去爱配偶,因那是逼不到的。若国家事事为人民谋幸福、官员清廉、社会公平,人民自然会爱那国家,甚至外族人也会爱。权力不是一切,越有权力若用得不好会越可怕,绝对的权力若没有机制制衡便会越腐败。

主耶稣基督的领导模式是“为人民服务”,是“仆人领袖”的方法,祂绝非基于个人的恐惧和忧虑,乃是基于祂作为宇宙之王,祂关心被管治者的需要,给那些需要者最好的安排而使归向祂的人心悦诚服地去爱,“原来基督的爱激励我们”而非“原来基督的权威威吓我们”。

“立法敬君”是一个极大的讽刺。

  1. 选妃入宫

因瓦实提被废,亚哈随鲁王及后又怀念她,但又不能推翻自己所立的法,“这事以后,亚哈随鲁王的忿怒止息,就想念瓦实提和她所行的,并怎样降旨办她。”(斯2:1),于是王的侍臣便建议从各省招聚美丽的处女到书珊城供他“享用”,再从中可拣一人为王后,以斯帖便在此情况被选入宫。这又再一次反映出有权力的人其个人怎样影响其他人,这“选美”过程是一野蛮行为,只要皇帝兴之所致,不论男女、上上下下都被其影响任由摆布。我们不难推想各省怎样选美再送至书珊城,当然有些是自愿,希望得到皇帝的宠幸,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但肯定很多是被逼的,那些少女被迫离开家园、亲人,甚至只被皇帝宠幸(强暴)一次便只能在后宫终老一生,这是极大的悲剧,有权力的人其影响真大!

  1. 私怨变种

以斯帖记第三章出现一个斗争,波斯国一个巨富、亚甲族的哈曼,他因有钱故被亚哈随鲁王提升为官,甚至越超一切臣仆(斯3:1-2),并抬举他,要一切人均向他下拜,当然众人要遵从──甚或内心不满,惟有一人──末底改不肯下拜,末底改是以斯帖的谊兄,“哈曼见末底改不跪不拜,他就怒气填胸。”(斯3:5)。很奇怪,当时“全人类”均向哈曼下拜,他有财有势但心胸却容不下一个人对他无礼,而使他不安、气愤;正如亚哈王因取不到一个平民的田园也是如此(王上21:1-16)。于是哈曼便控告末底改,但却将个人恩怨变成民族问题,“哈曼对亚哈随鲁王说:‘有一种民散居在王国各省的民中;他们的律例与万民的律例不同,也不守王的律例,所以容留他们与王无益。王若以为美,请下旨意灭绝他们;我就捐一万他连得银子交给掌管国帑的人,纳入王的府库。’”(斯3:8-9),他“贿赂”亚哈随鲁王,因那时与希腊战争连连,国库也有不足,故亚哈随鲁王没有细问是哪一个民族便乐意接纳其建议,要将那民族灭绝,更将立例的戒子交予哈曼任其行事(斯3:10-11),这其实是纵容哈曼以权谋私,且又立法通行全国(斯3:12-14)。这些行为反映亚哈随鲁王是明君还是昏君?其实历史中我们也看到这些情况不断重覆出现。

  1. 末世逼害

其实这次的逼害也是一场属灵的争战,末底改在2章5节出场时作者指出他是便雅悯支派的犹太人,哈曼出场的时候作者说他是亚甲族人,暗示两人之间的关系将反映犹太人与亚甲族人的世仇。

亚玛力人是南面沙漠地区的游牧民族,自以色列立国以来经常攻击以色列,他们是世上第一个民族攻击和企图灭绝神新建立、与之立约的国家。因此,神应许摩西要将亚玛力的名号从天下全然涂抹,要世世代代和亚玛力人争战(出17:8-16),在申命记25:17-19要将亚玛力的名号永远从天下涂抹,故也是世世代代的争战。这又再一次印证一个真理:越有权的人若其权用得不好便越可怕。故此我们看到政治上角力往往也是属灵的角力。

今天及未来又如何呢?启示录指出撒但要求人“敬拜”它,而愿意下拜者从龙那里得着权柄(启13:5,7-8),拒绝拜兽的人生命将陷于险境。耶稣拒绝向撒旦下拜,结果犹太的特权阶级与罗马政权的属世权力联手对付耶稣,最终将祂钉在十字架上。

攻击神的子民实际上等如攻击神自己的权柄、能力和属性。虽然以斯帖记并没有提及神或撒但,但隐约有一股力量驱使强大的波斯势力去对付神的子民。这种力量要求人来“尊崇”和“荣耀”,拒绝膜拜的人就会被毁灭。不过,与此同时,有一股更大的力量正在保护、保守和拯救犹太人,使他们不致被灭绝。

今天及末世一些人──甚至基督徒也会为自己利益而放弃原则,向“龙”下拜,当然他们会即时得到利益、财富、名誉、地位,但他们却会失掉了永恒的生命与奖赏;但一些拒绝向“龙”下拜的人定会受逼害,甚至死于非命,但他们却得着永恒的生命、祝福与奖赏;这便是信心的挑战,“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被石头打死,被锯锯死,受试探,被刀杀,披着绵羊、山羊的皮各处奔跑,受穷乏、患难、苦害,在旷野、山岭、山洞、地穴,飘流无定,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这些人都是因信得了美好的证据,却仍未得着所应许的”(来11:1,37-39)。

愿我们不单有心理准备,更要实质准备,好好打稳根基面对更大的挑战。


欢迎肢体对牧者宣讲作出回应


支持节目制作/事工经费 。。。

  • PayMe/WeChat 微信

        

  • Paypal/信用卡

https://www.vinemedia.biz/support-us
获赠见证VCD或《爱。创作》CD

  • 银行支票

抬头请写:The Vine Media Organization Limited 或 “葡萄树传媒有限公司”。寄回:香港尖沙咀邮政信箱91243号

  • 直接存入户口

直接存入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户口 “534-868740-001”
※ 请将入数存根电邮、传真至:admin@vinemedia.org / (852) 3007 0735
※ 或将入数存根拍照并注明奉献者姓名、联络电话、地址 WhatsApp 至:6492 5051 或 WeChat/LINE ID: VineMedia

:: 港币一百元或以上之奉献,凭收据可申请减免香港入息税 ::
香港注册免缴税的非牟利机构──牌照号码:91/08685

作者:梁永善牧师


 
:: 回应列表 ::

未有回应

 

Copyright © 2006-2022 The Vine Media Organiz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