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升级工程进行中,期间或会有中断和不稳定的情况,请谅解,谢谢!
Vine Media
主页 | 关于我们 | 支持我们 | 联络我们 | 常见问题 | 网站连结 | 手机网站 | 设定为首页
繁體
网上电台 随想随笔 信仰见证 认识真理 音乐分享 教会讲坛 创意短片 圣经灵修 讨论区
 
陈芳龄

陈芳龄女士出生于台湾,祖籍福建省,旅居美国多年。

陈女士自幼受母亲带领,受洗成为基督徒。公元 2000年开始,以学者身份成为福音歌唱家,并巡徊许多国家举行福音音乐会,至今已逾千场,带领决志者不计其数。

:: 学历 ::    
  • 英国伦敦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 London, 获颁〔音乐院士〕
  • 美国纽约曼哈坦音乐学院, 声乐研究所──主修〔声乐演唱硕士〕
  • 美国南美以美大学圣乐研究所──主修〔圣乐指挥〕
  • 美国加州大学UCLA Extension──主修音乐/电视制作
  • 台湾东吴大学音乐系──主修〔声乐演唱〕
:: 工作经历 ::
  • 陈女士曾受邀为台湾历任5位元首演唱;
  • 她也曾经接受中国中央音乐学院,香港文化局,台湾行政院文建会,特别邀请前往中/港/台举办个人独唱会,曾担任中港台〔百人联合演唱会〕的首席独唱家。

  • 获颁中国(两岸四地)百大杰出女企业家奖(艺术文化类)
  • 曾担任中国上海〔华夏圣乐中心〕主任
  • 曾担任中国上海文化市场研究所──高级顾问
  • 曾担任33个中美合唱团的指挥
  • 曾任教于美国麻州州立学院演艺中心
  • 陈女士经常受邀请前往各国演唱,包括:美国、加拿大、巴西、阿根廷、中国、台湾、香港、日本、韩国、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纽西兰。
陈女士曾经担任许多媒体的音乐制作人
美国新泽西州电视台、美国麻州电台、美国佳音社、香港电台、香港远东广播公司、挪威救恩之声传播中心、台湾中华电视公司、台湾中国电视公司、台湾台视公司、台湾民视公司、好消息电视公司、台湾中广公司、台湾佳音广播电台、台湾幼狮广播电台。

  :: 服事经历 ::
  • 陈女士曾经出版发行5张圣乐演唱专辑:〔心灵颂赞〕2 辑、〔歌中之歌〕2 辑、〔抉择〕福音影片
  • 担任香港〔葡萄园福音传媒〕Vine Media的专栏作家兼顾问
  • 曾担任台湾〔国际基甸会〕大学校园福音事工的特约讲员
  • 曾担任台湾〔更生团契〕监狱事工的特约讲员
  • 曾担任台湾〔晨曦会〕戒毒事工的特约讲员
  • 曾担任台湾〔国际读经会〕的特约讲员
  • 曾任教于:香港圣乐学院、泰国曼谷浸信会神学院、中国广东协和神学院、中国潮州神学院
  • 帮助中国各地教会作圣乐培训,也在许多省市举行过不计其数的福音音乐布道会
陈女士曾经帮助过许多公益团体,作慈善音乐会,包括 :
  • 中国汶川大地震募款音乐会(在泰国曼谷市举办演唱会)
  • 台湾 921 大地震募款音乐会(在台北、香港、美国举办演唱会)
  • 台湾罕见疾病基金会募款音乐会(在台北国家音乐厅举办演唱会)
  • 美国音乐关怀协会(在美国举办多场场演唱会)
  • 台湾更生团契(关怀监狱受刑人演唱会)
  • 台湾周大观癌病基金会(义演)
  • 台湾伊甸残障慈善基金会(义演)
------------------------------
陈芳龄姐妹于本网站的音乐分享:心灵颂赞
Bookmark and Share  
  主页 » 随想随笔 » 陈芳龄 » 别让我哭泣,阿根廷!

  别让我哭泣,阿根廷! (陈芳龄)
其他文章

别让我哭泣,阿根廷!
Don't make me cry, Argentina!

近 日读到报导,阿根廷发生排华的暴动,许多华人商店超市被抢被烧,有死有伤,损失惨重。可是阿国的警察正在为了增薪而进行罢工,政府缺乏警力来维持治安。 无助的华人只好向中国政府求救,希望中国大使馆派员护侨。台湾和阿根廷没有邦交,只有〔商办处〕代政府发出警讯,请侨胞警觉自保。

阿根廷有不少的华人教会,他们也极需要海内外的弟兄姐妹们的关怀代祷。神是我们人生风雨中的避难所,当人到了尽头,神就是我们的起头。

2004年11月,我去南美洲作音乐宣道,曾经去阿根廷的布宜诺斯市,那里有8个教会联合邀请我去作为期2周的音乐服事。因此,我对阿根廷有了一些认识。

布 宜诺斯是阿根廷的首都,一个古典优雅的欧风城市。许多欧裔/华裔的移民居住这里,并建造了不凡的事业,形成阿国经济发展的一股强大动力。对许许多多离乡背 井的移民而言,教会不仅是爱的大家庭,还成为自己母国的文化和精神交流中心点,所以,阿根廷的教会都十分兴旺,并且组织了联合事工中心,不分族裔或宗派, 大家彼此照应关怀,举办福音活动也是齐心合力。

在布市意外的见到儿时老友Tony,惊喜不已,他在80年代移民阿根廷,在这个国家创业成 家。他的母亲长年在我们家乡的教会担任职事,他自己也是这里教会的重要同工,他的太太则担任中文学校的校长。2009 年,布宜诺斯成立第一座阿根廷华人神学院,Tony 就是董事会主席。老友异地相逢特别高兴,Tony也是在阿根廷接待我的主力同工之一。

有 趣的是阿根廷人的生活作息时间。刚抵达时,我看到他们制作的海报上面,每一场音乐会举行的时间都是晚间10:00,当时还以为是印刷错误。没想到,主办单 位解释说,布宜诺斯的居民都是晚间7:00才下班,所以,10:00 - 午夜才能举办任何活动。因此,当他们告知我说,早上11:00来带我去吃“早餐”时,我就不觉得奇怪了...由此类推,下午3:00吃午餐, 8:00 吃晚餐, 当然,10:00 才是音乐会开始的时间。

另一个让我惊艳的是阿根廷的餐食。阿根廷地大又肥沃,养牛蓄牧是他们最大的产业之一。

教 会联合起来用最大的热情接待我, 所以带我几乎吃遍了布市最好的餐馆。每餐必定有美味的烤牛肉,从巨大的厨房烤架上源源不绝的出炉,各种部位的牛排像小山般的堆满餐桌,再加上各式各样的奇 蔬异果,现烤面包和鲜挤牛奶,每天三餐如是供应。10多天下来,我几乎吃了一整头牛!因着弟兄姐妹们的满满爱心,我带回了将近10磅的体重!

阿根廷的探戈舞独步全球,这次,蒙Tony的招待,我终于进到布宜诺斯最老字号的舞蹈剧院,得以亲眼目睹其美。探戈双人舞,是舞蹈中的极品,我喜欢它更甚于古典芭蕾舞。强烈分明的节奏伴随着繁复精准的舞步,那样奔放却不失含蓄的热情,将阿根廷的拉丁人性情诠释得淋漓 尽致。这种特殊的民族情感的表达方式,不仅限在剧院里,也散布在城市的各种角落里,只要有音乐响起,就有舞步的节奏跟着跃动!

阿根廷虽然 位于南美,那里的居民却以欧洲人自居,因为长达一世纪的欧洲人都爱来阿根廷渡假,他们喜欢这里的温暖气候和宽阔的农场。布宜诺斯就像是南美洲的马德理,连 国定语言都说西班牙话。市中心有宽敞达8大线的绿荫大道, 美丽得像是市内的国家公园,还矗立了一座独立纪念碑,跟美国华府DC以及纽西兰奥克兰的那两座一模一样。许多没落的欧洲贵族选择在这个城市里过着隐姓埋名 的舒适日子。

阿根廷人天生的热情奔放,待人彬彬有礼甚有英国人的绅士风度,可是开起车来却一个个露出〔拼命三郎〕的本色,对街口的红绿灯 视若无睹,甚至连火车经过的交叉路口也不肯让步!常常看到挡路架都放下来了,开车的人仍然鱼贯的从间隙硬钻过去。配着火车开过来的轰隆噪音,每天都在上映 着无数次惊心动魄的画面,连那接送我出入的司机也跟着照作不误!有几次,我都以为我会在阿根廷〔殉道〕了。

布宜诺斯市内有一个全球著名的古董商区,那是昔日贵族们的私家财物典当之地。在这里可以找到种种稀有的奇珍异品,甚至,透露出一些不为人知的秘闻。有一些珠宝被人认出,是属于二战期间被关进德国死亡集中营的犹太人的家传珍品。

于是,引起了二战战犯追捕组织者的注意。 经过细心的侦查追踪后,竟然发现了一批二战时期纳粹的盖世太保,他们逃过战审,靠着典当从犹太人家中抢夺来的财产,隐居在这个城市里!

许 多人都知道阿根廷国母Evita的故事,根据她的生平事迹改编成的音乐剧和电影,闻名全球,剧里的主题曲 〔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 别为我哭泣,阿根廷! 〕 也成为家喻户晓的阿根廷“国歌”。 跟许多的国际观光客一样,我也忍不住好奇, 前往瞻仰Evita的墓室,...这才开了眼界,原来阿根廷的贵族墓地是如此的奢华美丽,那种种精心雕刻的墓碑和繁复装饰的墓地,简直像个户外的艺术园 区。也难怪,在墓地的正下方竟然盖了一个现代化的购物中心,而且游人如织!可是,走在华丽新潮的购物中心里,我总觉得浑身不舒服,好担心会不会有一具棺木 突然从天花板上掉下来?逛了几分钟就连忙夺门而出!

反而,那让Evita成为国家英雌的培隆总统,却下葬在一个平凡无华的简陋墓地里。

看 来,浪漫的阿根廷人还是比较钟情于美女型的政治人物。听本地人说,阿根廷对总统喜新厌旧,换总统就像换衣服一样轻易,曾有一段时期,平均每一星期就更换一 任!直到那位美女克丽斯提娜,从她的总统老公手中接任之后,才得以坐稳几年的任期。而她和她老公的戏剧化从政经历,就像是替Evita圆了她当年壮志未成 的总统梦!

阿根廷国境甚长,北部连接巴西靠近赤道,南端则直探南极圈内,所以国内气候堪比冰火二重天!由于地理上的优势,阿国拥有2个甚著名的天然景观,一个是北境的〔雨果树大瀑布〕,另一个是南极边上的陆地大冰川。

〔雨 果树瀑布〕靠近巴西,我决定等巴西的事工结束后,才从那一端出发去观赏。我想去看看南极的陆上冰川,于是在布宜诺斯订机票。没想到,中国的胡总书记也在同 一时间来到南美洲访问,理所当然的,陆上冰川也在他的观光行程内。 阿国的国内航空只有小飞机,所以,一天之内,所有前往冰川的航班机位全部被胡的随行人员和媒体记者订光了!扼腕之余,只好放弃,等待将来的机会了。

我在阿根廷时接到巴西来的邀请,因此,阿国事工完成后,我就直接从布宜诺斯飞往圣保罗。

但结束巴西事工后,我必须再回到阿根廷来转机,因为来的时候我搭机从布宜诺斯入境,回程也必须从这里出境。

万没想到,一周之后,从巴西回到阿根廷时,我才诧然发现,出发之前我在美国订机票时,居然没有留意到南美洲跟北美洲的时差,所以,我从布宜诺斯回美国的飞机是第二天才起飞!天哪,怎么会这样糊涂!...

幸好,Tony亲自前来机场照应我的转机,听了我搞的乌龙事后,他连忙将我送到当地的的卢长老家里过夜,第二天又专程送我去机场,真的是温馨到心底去!

卢长老是当地华人教会里的大家长,他住在阿根廷多年,尽心尽力的服事众教会,家族事业也十分蒙受神的祝福。我在布市服事的那期间,卢长老恰好离开阿根廷去美国探望他卧病的母亲,而他特别提供了一层位于市区的舒适公寓让我居住。

现在他回来了,一听说我在机场里“落难”, 二话不说就告诉Tony将我送到他家避难去!
 
卢长老的家坐落在布宜诺斯的高级别墅区,花团锦簇的偌大绿地环绕着地中海型的优美建筑,十分典雅幽静,是我在劳累的旅途中意外的美好休憩地。

从阿根廷回家的路上,我心里不断的唱着一首诗歌:

我怀念故人,主前代求恩,灵里有交通,天涯比邻。
朝夕曾相见,前程今各奔,但愿你平安,主前蒙恩。
人生似梦,神爱无穷,往事如烟,主恩万千。
全心事奉主,要一生尽忠,永不灰心,爱主不变

(附注)
  1. 卢长老在2013年初被按立为牧师。
  2. Evita 本想接替她的丈夫培隆,担任阿根廷的女总统,却意外发现自己罹患癌症而饮恨离世。
  3. 阿 国至2002年底 德拉鲁总统辞职,12月21日参议员国会领袖Ramon Puerta暂时担任两天的过渡总统,国会选出前圣路易斯省省长罗德里格斯(Adolfo Rodriguez Saa)于12月23日宣誓就任临时总统。不幸的是罗德里格斯未能获得政党的支持,12月30日辞职,由众议院国会领袖Eduardo Camano暂时担任两天的过渡总统。前任参议员杜哈德(Eduardo Duhalde)被国会推选为阿根廷总统,并在1月2日晚间宣誓就职,任期到2003年12月为止。)就从2002.12.20~2003.1.2共换了 五位总统。

作者:陈芳龄


 
:: 回应列表 ::

未有回应

 

Copyright © 2006-2022 The Vine Media Organiz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