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e Media
主頁 | 關於我們 | 支持我們 | 聯絡我們 | 常見問題 | 網站連結 | 設定為首頁

登入 | 註冊
網上電台 隨想隨筆 信仰見證 認識真理 音樂分享 教會講壇 創意短片 聖經靈修 討論區
 
斷癮資訊網絡 » 資訊 » 酒癮與我(上)

  酒癮與我(上)
其他資訊

酒癮的定義是甚麼?一位喝酒達20年的光耀與您分享他曾經潦倒、眾叛親離的日子...


雷:Esther這次我們講一個好嚴重性的問題。

溫:是。這次我們討論喝酒的人,以及喝酒食煙這方面的人。

雷:其實喝酒食煙周圍都可以買得到,香港人普遍年青、年老都是這樣的。

溫:是。現在喝酒是一種社交,有時候不可以不喝。特別是在內地工作的時候,定必要喝些烈酒。

雷:是。特別在應酬的時候,“啊!舉杯!”。 如爸爸有喝酒的習慣,那麼在家的時候很自然地冰櫃裡一定會有啤酒,很方便。

溫:如果喝酒喝到上了癮,對自己的影響也很大。 

雷:我們有的資料說酒癮也有一些定義。

溫:就是喝酒這個酒量越來越好,以及喝得越來越多,才會有興奮的感覺。

雷:如果有段時間不喝酒,而無法工作和生活。

溫:以及當親人抱怨你喝了酒後的行為時候,已經是上了酒癮,連自己可能也不知道。

雷:還有一件事,自己覺得做成身體不適,例如喝酒時覺得身體不適,或認為自己應該需要戒酒,這個時候應該是上了酒癮。

溫:對身體也有很大影響?

雷:是有很大影響。

溫:有肝硬化、肝功能衰退、有消化性潰瘍、食道出血、胃癌、乳癌…

雷:心臟病、腦神經受影響、高血壓,失去知覺、吐血。是很嚴重的,或對於生理上面會有好嚴重的影響。

溫:對於腦部也有很大的影響。智力也會衰退,會導致失憶以及幻覺,妄想和情緒不穩定,精神變態以及痴呆。

雷:酗酒對於社交,行為性都有很嚴重的影響。

溫:例如上班的時候,工作效率會下降,疏忽職守,最近也聽到醉酒駕駛,引致很多人傷亡。

雷:喝酒會導致夫妻不和,家庭不和,常常吵架。

溫:喝醉酒會也會導致犯事,甚至做一些後悔的事情。

雷:日常生活,家庭,事業都可以受到很嚴重的影響。

溫:既然有這麼大的影響,為什麼這麼多人上酒癮。

雷:所以今日我們會訪問兩位嘉賓。

溫:茹華遠傳道和粱光耀弟兄。歡迎兩位。

雷:知道茹華遠傳道幫助正在戒酒的人,是不是?

茹:現在的機構是可以說是福音戒毒會唯一一個收戒酒機構,所以有很多戒酒的朋友。

溫:唯一一個戒酒機構,是不是一般福音機構,覺得戒酒不是很嚴重的問題? 經常都聽見福音戒酒。

茹:有些福音戒毒它們是政府買位,不是戒毒政府是不會付款的。所以他們因為了買位的原因,所以他們是不會收戒酒的,大部份戒酒都會轉介給我們。

溫:茹傳道是這方面的專家,通常幫助的人,是怎樣的?個案是怎樣的?

雷:或平均年齡是多少? 哪裡轉介過來,或他們直接找你們,究竟是怎樣呢?

茹:戒酒者多數從醫院轉介,或是犯了案的,很少是自己申請的。

溫:他們自己也不知道有這樣的機構去做這樣的事情。

茹:可能他們認為戒酒不用其他入幫忙。

溫:認為自己戒便可以,如果他們入醫院驗,然後轉介,是否因為他們自己戒不到,情況是差到哪裡?

茹:他可能不知道自己是戒不到的,就算入了醫院,轉介來給我們,事實上是有條件的,你想出院便去這些機構,否則出院無期,通常是這樣轉介過來的。

雷:很可怕如果聽到出院無期,交換式的條件,多數都答應。

溫:為什麼那些人會入了醫院? 是否他們犯了事,或在街上酒性大發,就入了醫院。

茹:通常在街上喝得太多,自己暈倒,或自己受傷去急症室。

雷:會不會包括襲擊人?

茹:會,非常多,通常都是犯事的。

溫:喝酒喝到醉了,就算傷了。為什麼醫生可以捉住他,不放他走? 當是精神科嗎?

茹:我想都要他們自己同意先可以轉介精神科。

溫:我們與光耀弟兄討論一下。

雷:光耀弟兄,你喝酒喝了多少年?

耀:廿十幾年了。

溫:嘩! 很長時間,第一次是怎樣接觸酒呢?

耀:小時候,還未滿十八歲,進入軍部裡面,做些商店的工作,認識了一些水兵,英軍和“Gurgar”陸兵,他們很喜歡喝
酒,我們中國人多數喝啤酒和白蘭地,而英軍多數喝威士忌,陸兵喜歡喝他們土製的冧酒,不經不覺便鍾意了喝酒。

溫:是否鍾意興奮的感覺?

耀:喝酒的時候就覺得很舒服,心情較開心,我就在這種環境裡面開始接觸,年紀小假期較多,去些青少年中心,受過一個傳道人的邀請,參加他們的團契,但是覺得基督教裡面有很多規條,不喜歡參與,覺得很多事都被約束,所以沒有參與基督教教會,自己不經不覺越來越喜歡喝酒,直至有件事情發生,便是於97回歸這個問題,我再不需要在軍部裡做事,當我要學習一門手藝某生時,自己認為可以靠一雙手面對一切,賺錢的時候需要享樂,便沉溺於喝酒,到後期的時候,因為1989年民運後,香港經濟大不如前,自己開始沒有賺錢能力,老倒於街頭,那時我已經中了酒精毒,沒有酒精便不能入睡,就算不吃飯都要喝酒,讓自己舒服點,那時一個星期內約入兩次瑪加烈急症室,故醫生轉介我前往精神科…

溫:光耀弟兄的故事發展是怎樣,我們現在先聽一首歌,之後再繼續他的故事。

雷:我小時候,知道爸爸是一個酒徒,他喝得十分厲害,每一日最少喝一支裝的一斤酒,眼看他沒有酒是睡不著的,在床上十分痛苦地滾來滾去,半夜還拍醒我們兄弟二人幫他買酒,哪時候還沒有7-11,我們便去拍雜貨店的門口買酒,由於已經買到很熟了,店主只說“你爸爸又要喝酒?” 原來酒癮是非常嚴重的,成癮後便沒有一日安寧,常常罵我們,經常爭吵大鬧,影響家庭生活,

溫:所以聖經是說得十分正確,不可以酗酒。光耀弟兄請繼續你的故事,剛才說到喝酒喝得很厲害,經濟環境逆轉所以又失去了工作,沒有工作能力,之後怎樣。

耀:之後我入了精神科,他們知道我喝酒,開了些綠豆仔藥丸給我,是一種精神科藥物,療程大概是一個星期左右,一日三餐都要服食,早午晚服食兩至三粒,最後兩日,改為一至兩粒,自己覺得沒有那麼痛苦。沒有喝酒的時候,如妳所說的囉囉攣,自己覺得很痕癢,為什麼有些人喝酒後會面紅,或面青青,有些人說是行骨,我反而覺得很不舒服常常周圍抓。

雷:骨裡面不舒服,所以常常抓它。

耀:早期入精神科的時候,食完綠豆仔,過了一段時間的療程後,依然有這個問題,精神科護士便把我雙手紮住,並轉換其他藥,如抗抑鬱藥,我對這種藥有藥物反應,不斷流口水,而自己完全無法察覺,後來醫生報告指出不用再服食綠豆仔,如果有類似什麼情況,便把我雙手紮起,我便不能抓癢,他們要求我進入某些機構戒酒,否則正如茹傳道所說,無限期住院,我便聽從他們吩咐,進入了這些機構過了一些日子,9個月後我便可以出來,做自己想做的事,9個月之後從頭開始,因為心癮越來越嚴重,喝酒的習慣一次比一次利害。我自覺地去了這些機構3次,3次裡面精神科醫生給我一些規條,要求我一定要這樣做,他們鼓勵我進入院舍時要好好做人,我不單沒有改變,而且沒有認真去面對這位真神耶穌基督,我很悔恨93與94年的時候,都沒有跟隨神,直至到07年開始, 我感到沒有希望,決定再次進入精神科,成為一個精神病人,醫生說了一句說話令到我十分惆悵,身體上的不舒服可以用藥物幫助,但你心理上的問題我便不能幫忙了,等你清醒時,才決定,醫生那時沒有開任何藥物給我,他便叫我離開,我覺得很徬徨,見到一個院牧,93年時我已經認識這位院牧,他知道我的情況,他就鼓勵我從新認識神。

雷:    當時你是不是覺得心裡面已經有很大的問題?是需要改變。

耀:    是,我知道我只需不喝酒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到,但是事實並不是這樣,不喝酒並不代表什麼,那時候我只有一個目的,在恩慈之家裡面去學習,認識神的時候,我知道我除了不喝酒之外,我還有什麼事情可以做,因為神不單教導我這些事,以前我的生活亂七八糟,神令我知道我能做很多事情去幫助一些人,特別是自己在精神科兜兜轉轉都經歷了十多年,其他人由於喝酒或是吸毒,導致有幻覺及幻聽。我曾經歷過幻聽,聽到其他人聽不到的聲音,與及因喝酒而導致手震,骨幹不舒服,經常抓身體,完全給罪禍困住,我希望有更有酗酒的人可以認識神,唯獨耶穌基督才可以幫助我們去改變。

雷:    我們經常說煙不離酒,酒不離煙。請問茹傳道是否也幫助這兩樣的人?

茹:    福音戒毒所主要面對吸煙的人,戒酒也好,戒什麼也好,全部都與煙有關,出了戒毒所第一件事最容易是吸煙,如果連吸煙都守不住的時候,其他都不成了。最主要是不要再吸煙,這點非常重要。

溫:    想問茹傳道,如何幫助去戒煙酒?

茹:    坦白說,沒有什麼可以幫助他們,只是陪著他們一起走這一段路。

溫:    他們要留在戒毒所多久?9個月?

茹:    戒酒6個月,戒毒9個月。

溫:    程序是怎樣?每天他們如何戒呢?

茹:    早期的福音戒毒是:『不靠藥物,不靠己力,只靠耶穌。』所以福音戒毒是什麼都沒有,只講耶穌、祈禱,每天生活都是圍繞住靈修、祈禱、聚會,和少量工作。

雷:    很有紀律性。

茹:    如耀弟兄習慣外面混亂的生活,如何面對戒毒所中有紀律的生活?

溫:    他們是否因有人看管才紀律,外出社會的時候得自由,故很難維持紀律。

茹:    是。這正是最困難的地方,如果他們真信了耶穌,就必成功。如剛才所說,不是我幫助他們,而是耶穌幫忙他們。

雷:    將他們帶進耶穌裡面,接受耶穌,耶穌住在他們生命當中。這是最重要的一件東西,當他們面對社會的時候,身邊將不會有傳道人,只能緊靠耶穌。

溫:    世界有很多引誘,很難拒絕和抗拒。

雷:    剛才聽了耀弟兄的分享過程,有幻聽和幻象,那你有否遇過這些實例?

茹:    戒酒者中見過幾個,入到戒毒所約至4或5天,他們便產生幻覺,當中一位,伸出他的手來,叫我幫他拔掉手上全部的針,最終要幫他叫白車送院。事實還有其他例子,有些他們對我們說,自己的太太和孩子在下面等他,叫她們不用等。更嚴重的,他們自己扮演警察。他們往往入院留醫一星期左右,回來便沒幻象了。

溫:    耀弟兄,整過程都已經有廿十多年,你和家人的關系是怎樣的呢?

耀:    這廿十多年的工資,大部份都是自己用,很多時候還要問媽媽取錢,她不一定給足夠的我。我還記得八零年代,出了一款電視機,東之火箭炮,差不多要二千幾元。媽媽剛買回來不夠一個月,我便拿了去典當,當金只有300元。

溫:    喝酒要這麼多錢?我以為吸毒和賭錢才會傾家蕩產,當時一天喝多少酒?

耀:    有錢的時候,就會買一些比較貴的酒。

雷:    可否分享一下你喝過哪一些酒?

耀:    我少喝中國酒,通常喝洋酒,後來因為沒有工作,和欠人債務,以至街頭留宿,連沒有飯吃都要喝酒。唯有靠執紙皮和器皿去賣,這些都不能支付喝酒的費用,一支本地土炮都要十多塊錢,如果我有十多塊錢的時候,我不會用來買土炮,我便會前往藥房買火酒,加入啤酒去喝。

雷:    火酒都可以喝?酒精成份是否很高?

耀:    高很多的。我們喝酒的人,越喝越多的時候,要求酒精濃度便越來越高。

雷:    換言之當時你是在喝火酒。

耀:    差不多。

溫:    你那是街頭留宿,家人是否已經放棄了你?

雷:    家人和親戚關係都沒有了?

耀:    沒有了。 他們對我已經很失望,覺得這兒子已無法挽救了。我自己都放棄了自己,所以在07年我決定入葵涌醫院做一個精神病患者,這是我自願的。

雷:    醫院接收你?

耀:    收了,因為我有一個排板,他們已經有我的紀錄,只要給我的身份證,他們都已經知道我是一名精神病康復者,便很容易入院。我寧願面對精神病院裡的生活,都不願意面對社會,因為我對自己失去信心,自覺在醫院裡將會很空虛地渡過,然而因為醫生講的一些說話,令我更加不知怎樣做,因為在醫院裡不方便拿著聖經,主要靠祈禱去經歷神,奇妙的神,給我經歷了不一樣事情,回顧爸爸去世時,我沒有流一滴眼淚,但是媽媽有一次來醫院探我的時候,我便哭出來了,幸運地許多護士都認識我,因為如果是精神病患者,當他哭時她們便以為有問題,會趕你走,可是護士們並沒有趕我入房,其他人的家屬就離開,那次是我真正對著媽媽流淚,媽媽於當天答允多給我一次機會。

溫:    光耀弟兄的分享很好,不單對酒癮,有些隱然未見的罪,靠著神的大能,真是可以改變的。

雷:    沒有錯,世人都犯了罪,根本不可能靠自己,唯有踏出一步去尋求幫助,而這幫助只有耶穌基督。

溫:    待回來再聽光耀弟兄的見證。

雷:     我相信神給每個傳道人一個托負,去幫助人戒除酒癮煙癮,藉福音帶給他和他們的家人。 茹傳道請問你去幫人的過程中,經常認識他們的家人,你知道每個人的背後都有不同背景,不同的家人在這個過程裡,你怎樣接觸他們的家人?
茹:    福音戒毒的宗旨不單幫助戒毒及戒酒者,最終目標是讓他們和他們一家信主。因為當一位戒酒者信了耶穌,他出去戒毒所的時候,單靠自己個人走這條路是十分辛苦,如有家人陪伴一起信主,和與他一起渡過,就會事半功倍。

溫:    他們的家人都信耶穌的成功率多不多?

茹:    成功率一定高很多。

溫:    看到神的大能。

雷:    家人都到喝酒的人成功戒酒,自然信耶穌的程度都大很多。

茹:    通常都是因為看到弟兄生命的改變,就會去信耶穌。

溫:    我們繼續聽光耀弟兄的分享,在你第一次於媽媽面前流淚,之前你曾提及與媽媽失去聯絡一段時間,情況是如何?

耀:    是的,大概在90年開始,因為我欠債的問題,離開了家人,只餘下媽媽一個去面對,日子久了,媽媽也搬到另一個地方,所以我找她不到。之後遇到一些朋友,是做塑膠工模的一些師兄弟,他們說記得我媽媽在廣州舅父的電話,看看媽媽在不在,就是這樣找回媽媽,那時找回媽媽都沒有什麼驚喜,因為不知媽媽是不是喜歡我,開幾天情況還好些,然而由於我依然喜歡喝酒,喜歡的程度要喝到醉才算,並不是一或兩罐啤酒,因此,媽媽對我很失望,直至07年我對著媽媽流淚,媽媽才給我最後一次機會,感謝神,入到戒毒所去戒酒,經歷神的時候,祂讓我改變,不單使我停止喝酒,還讓我懂得如何運用金錢,因為過住我生活很放縱沒有節制。

溫:    除了喝酒很放縱之外,另外一方面又是怎樣放縱?

耀:    我喜歡無原無故地浪費金錢,沒有責任感,如因為欠債的問題而離開媽媽,不負責地一走了之,後期我自己都因為喝酒再入精神科,媽媽幫我執東西時,包租說我還欠他一個月租,我又一次地不負責任一走了之,將包袱留給媽媽,我便是這樣的人,自問如何才能改變過來,神讓我知道要做一個有責任心的人,這是一位有恩典的神,衪不單使我戒了酒,要讓我知如何管理金錢,媽媽見我的改變,很開心,我上年於11月22日洗禮的時候,媽媽為我哭了,她真正找回自己的兒子,我很感謝主,給我這個改變的機會。

溫:    媽媽有沒有因為你的改變而信主呢?

耀:    由於她是長者,所以我請師母去教導她,因為中國人
根深蒂固的拜偶像,她很害怕離世後,神會審判她,故找師母去處理。

溫:    希望你媽媽可以很快信主。

雷:    老人家看到兒子的改變,感到十分恩惠,我深信她心裡知道有神的,不過只需要些時間而已。

溫:    光耀弟兄可以在他媽媽生時改變,讓她看到,十分興幸,否則媽媽過了身,便是一大遺憾了。

雷:    下一集,我們會再次請光耀弟兄繼續見證,同時亦有茹傳道去分享他的個案,如何幫人戒酒。

溫:    下一集請繼續收聽。



 

Copyright © 2006-2022 The Vine Media Organiz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